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一百九三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385
  这一次,云开得到的奖励是一小截莹白色的骨头。
  从那截骨头上,云开竟感应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一开始她还有些迟疑是不是自己弄错了,不过随着空间内、突然转醒后的吞天传递给她的两句话,却是彻底确定了判断。
  没想到,这真是一截貔貅之骨,就这般夹杂于凌云秘境试炼奖励之中,又这么巧的到了她的手中。
  显然,对于这截骨头,吞天比云开更加急切,不过此时还有更多的试炼者,并不合适当着众人之面细细研究,否则吞天恨不得立马从空间内跑出来,夺过那截骨头亲自察看。
  “急什么,东西又跑不了,你在空间里慢慢看,没人跟你抢。”
  云开直接传念给吞天,示意吞天别那般急不可耐。
  她不动声色地将骨头收进了空间,脸上从头到尾都是一派淡然。
  龙鳞、黑羽、骨头,她身上如今已然有了集齐了三样特殊之物,想到当初雷海中那位提及的神器线索,云开心底根本没有面上所表现出来的平静。
  若说最开始,她并未全信那位的话,所谓的神器线索也权当只是一种参考,那么后来随着黑羽以及骨头接二连三的落在自己手中,此时,她已经信了七成。
  更为关键的是,当初小核桃亲口说过,若能得到神器通天镜,于将来解决天道危险有大益。
  云开不知道自己最终能不能寻到通天镜,但如今一点点增多的东西,却是给了她更多的信心。
  她希望自己当真能与通天镜有缘,为的却不仅是自己的个人私欲,毕竟神器通天,有通天之能方得拨乱反正之机。
  初禾曾不止一次暗示过她身上有着旁人难以企及的大气运,而云开也从未怀疑过。
  只是,这样的大气运到底是她本该就有的,还是在她早早察觉异常、并自行顺利觉醒后,凤行大陆真正的天道意志挑中了她,这才倾尽所能一并堆积加成至她身上?
  或许,两者皆有吧。
  所以但凡有一线可能,她都会尽全力找到神器通天镜,并将之带回,为真正的天道意志扭转乾坤增多一线机会。
  “云开姐,你这次的奖励怎么来得这么快?”
  初禾没忍住,小小声问了一句。
  比起前几回,这一次云开竟是他们所有人里最早拿到奖励者,而且刚刚他们都注意到了,看上去东西并不特殊,像是一截妖兽的骨头。
  云开姐拿到后也只随意揪了两眼,直接收了起来,可想而知并不是什么太好的东西。
  “对呀,照理说云开的奖励不该来得这么早。”
  边上的安若见状,也跟着表示了质疑。
  几轮下来,关于奖励这一环节,稍微有点心的修士都已经摸出了基本规律,表现得越好,奖励的东西相应也会越好,发到手上也会越迟。
  而云开这一轮的表现,说句大实话,称之为最好都不为过,却没想到竟是比绝大多数人都要更早的拿到了奖励。
  “没什么,已经很好了。”
  云开自然知道初禾与安若都有替她报不平之意,但事实上,她真的一万个满意这份奖励,只不过没办法与同伴实话实说罢了。
  “难道,我们之前的推测并不完全,或者说奖励发放时,总还是会有一些不可避免的特殊情况发生?”
  沐清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管怎么说,能晋级,有奖励就不算问题,没必要多想。”
  宁哲见云开是真的不在意这个,点了点头对其心态表示赞同:“更何况,这一次于她来说,没有什么比顺利晋级金丹初期巅峰这样的收获更大。”
  奖励什么的到底只是锦上添花,关键还是得自身实力过硬,他们无法决定秘境的种种安排,多想无益。
  随后,两个小组剩余的人也开始陆续得到这一轮的晋级奖励。
  而事实很快重新证明,他们曾经摸索出来的奖励规律并没出错,试炼越是出色者,得到奖励的时间越晚,奖品也越发罕见珍贵。
  吴尽与安若的三师弟这一轮直接轮空,不曾真正参加擂台赛,所以他们几乎前后脚得到了晋级奖励。
  两人皆是一瓶高阶灵液露,这东西放在下界小世界还算很不错,但于凌云秘境的奖励之中,的确只是最为普通寻常之物。
  而后是初禾与安若的六师弟、五师弟,再到安昊,安昊、宁哲、祝青云等人,最后才是安若与沐清可。
  没错,沐清可得到的奖励竟是两组人员中最好的,连带输了一场的祝青云得到的奖励也强过轻松取胜的宁哲。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结果意味着这一轮更加看重于个人实力的极限发挥,碰到太过悬殊的对手,本身便强的一方赢了也不会特别加分,但越是以弱逆袭出彩的话,便越能得到肯定与加分。
  稍一分析,众人便心中有数,亦觉得理所当然。
  唯一的例外,便是以绝对弱势真正逆袭成功的云开。
  也许是秘境觉得擂台战中的那场雷劫多少有些不合规矩,所以哪怕还是判定为赢,但到底却是在奖励方面压制了一下?
  不得不说,其他试炼者中,怀着这种想法的人当真不少,只不过这种时候并没谁特意说出来罢了。
  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奖励已然完全发放完毕之际,突然间,天际再次闪现一道流光,而这最后的一道流光在所有试炼者的注目下,直接飞到了云开手中。
  “咦……”
  不少人无意识地发出惊呼声,万万没想到,云开竟然破了例,拿到了这一场中的第二件奖励。
  莫说旁人,便是云开自己也愣了愣,根本没料到会有这样的意外之事发生。
  她的手中多出来的是一本石头雕成的书籍形状,表面上什么东西都没有,看不出名堂来,至于气息之上,“石书”平平无奇,感应不到半分的灵力,就好像是随便在地上捡起来的一块长得像书的石头。
  但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这本“石书”当真只是块普通石头,要知道最后流光送来的奖励,基本上代表着这一轮所有奖励中最好之物,越是“平凡”,便越是神秘,越是让人想入非非。
  更别说,这还是云开在这一轮中连续得到的第二件奖励,他们所有人中,唯一一个得到两份奖励的特殊例外。
  一时间,不少人想不红眼都红了眼,而云开如今的“知名度”更是再次飞升,不引起重视都难。
  微一怔愣后,云开便直接将那本“石书”收进了空间,众目睽睽之下,全不受任何目光视线的影响,就好像那个拿到两份奖励的人不是她一般。
  很快,冰冷女声及时响起,倒是无形中为她引开了太多关注的目光。
  “因有试炼者触发隐形任务,且成功得到额外奖励,是以本场所有晋级者,积分翻倍。”
  随着冰冷女声宣布之后,试炼者们很快便发现,他们这一轮中得到的积分果真翻了一倍。
  特别是那些原本在这一轮积分就很多的,一下子又多出一倍来,当下更是兴奋不已。
  一时间,不少人看向云开的目光都和气了许多。
  毕竟,之前眼红归眼红,但他们也清楚,再眼红也没有什么用处。
  事实摆在眼前,云开之所以多出一份奖励,本就是因为云开自己触发了某种隐形任务方得到了额外奖励,跟他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他们反倒是因为云开,才一起沾了光,这场得到的积分通通翻了一倍,哪里还好意思再红眼心酸。
  不仅如此,试炼者们现在才知道,各场试炼之中,还有着一些隐形任务存在,但凡能够触发并顺利完成,便意味着今后也能够像云开一样得到双倍的奖励。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去想触发隐形任务根本不是那么简单之事,也不会有人觉得像云开这样的情况少之又少。
  不少人满怀信心与期待,认为指不定在下一场所的试炼中,他们便会是下一个云开,甚至做得比云开还好十倍、百倍。
  怀着这样的心情,很快,这里所有的晋级者再一次踏上了新的试炼地。
  ……
  一场又一场的试炼不断进行着,基本上没有半点让人真正喘息休整的时间。
  但每一名试炼者都全然不在意这样毫无停息的紧张试炼,甚至于一场热衷过一场。
  毕竟,能够有这种不断忙碌,不断试炼机会的,全都是不断成功晋级的胜利者,但凡有一次的失误出现,他们所要面对的,不是淘汰便是死亡。
  云开他们都已经不记得在这凌云秘境中到底呆了多久,只知道一场又一场不断的试炼下来,他们到底坚持到了最后,而且整个初始小组六人,全都齐齐整整,一路保持到了现在。
  “这真的是最后一场试炼了?”
  初禾总觉得有些不太敢相信,就跟做梦似的。
  因为刚刚他们突然听到许久都没有再听到过的那道冷冰女声音宣布,只要他们过了眼前最后一关,便能够结束所有试炼,真正踏入凌云秘境核心地带。
  “是真的,不是幻觉。”
  沐清可拍了拍初禾的肩膀,笑着给予肯定。
  这么多日日夜夜,他们六人一起并肩做战,一起经历风雨,一起闯过生死,一起同甘共苦,一起相互扶持,真正做到了同心同德、不离不弃。
  每个人都在不断的试炼中进步,成长,收获巨大。
  看看当初这个像是完全没有受过什么现实捶打、如同温室花朵一般脆弱的小初禾,如今也早就脱胎换骨,随时随地都能主动承担起种种风浪险阻,成熟了太多太多。
  “那可真是太好了。不过,正因为是最后一场,所以咱们得更加谨慎对待,全力以赴。”
  初禾很快便压制下了心中的激昂,漂亮的五官显得格外沉稳,隐隐看去,竟是有了两分云开往日的神色。
  这倒不是刻意模仿,纯粹就是因为与云开呆得久了后,自然而然受到的一种潜移默化。
  ”说得对,越是到了最后,咱们便越是得沉住气。”
  沐清可再次拍了拍初禾的肩膀,转头便朝身边挨着的云开说道:“你有没有觉得,小初禾如今倒是越来越有你的风采了?”
  比起初禾,沐清可的心性早就已定,是以哪怕与云开相处再久,也依然还是自我本色。
  而她说这话,也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初禾板着小脸,正儿八经时的样子,着实与云开有那么一些神似。
  初禾也压根不在意别人说她像云开,越是相处得久,她对云开便越是打心底里崇拜喜爱,完全视其为榜样,所以无意之中会受云开的影响再正常不过。
  “初禾只是初禾,且初禾很好,以后也会越来越好。”
  云开侧目,看向沐清可与初禾:“不存在什么谁有谁的风采,有的只是暂时的强弱之分。所以,希望我们都能活出自己的风采,将来可以强大到任何时候皆无所畏惧。”
  这通话,云开其实很早就想说了,只不过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不论是沐清可,还是初禾,存在着无形的认识偏差而不自知,这样的偏差看似不算什么,甚至于她们本人也都接受良好,可实际上,却是一种不不可小觑的隐患。
  真正的强者,不应该成为任何人的附属,更不应该有意或无意识地视任何人为无法跨越的高度。
  即使是榜样,也是一样,一旦无形间有了这样的高度横隔存在,极限便已经不知不觉间设下。
  而真正的强者,永远要不断突破自身的极限,而不是仰视或追逐树立于自己心中的极限高度。
  云开喜欢自己身边的这些同伴,当然也希望他们不断突破自身极限,不断进步强大,所以今日有了合适的机会,这才专程点出。
  看得见、认得清的心魔再可怕,也比不上自己都毫无所察的认同限制。
  云开有着异于所有人的绝对清醒,才更不希望同伴将来止步于这样的认同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