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377
  云开简单两句话,却是让沐清可与初禾同时失了神。
  好在这个时候,进入最后一场试炼的试炼者并没这么快集齐。
  陆陆续续有时一两个,有时三五个,最多一下子也不过十几人这般,一小批一小批的不断被送进,整个过程没那么快结束。
  他们小组来得较早,本也没有旁的事情急着去做,所以面对因云开的话而突然间陷入沉思中的沐清可与初禾,谁都没有出声打扰,就这般默默在一旁守着、候着。
  甚至于,吴尽、祝青云乃至宁哲,都若有所思,似有所悟。
  时间一点点过去,沐清可最先恢复清明,随后也没刻意朝云开说道什么,只是朝其郑重地点了点头,而后露出轻快的笑意,整个人的心境明显已经有了不小的变化。
  而初禾更是因为云开的话,直接触发了一场小小的顿悟,好在此地灵力极其浓郁充沛,顿悟时间也并不长,是以在云开几人的有意掩饰之下,初禾这场顿悟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动静。
  “云开姐,我明白了,多谢!”
  一场小顿悟,不仅让初禾的心境有了极大提升,还直接让她快速突破至筑基后期,长远利益与眼前好处皆得,当真是怎么谢都不为过。
  云开笑着道了声恭喜,倒并不觉得自己有多大功劳。
  很多时候,很多东西,若自己不能真正领悟,旁人再多的提醒也是枉然。
  而如今,她的同伴皆能从她最为简单的一两句话中得到警示,并彻底解决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他们自身足够优秀。
  “我也想来场顿悟。”
  见状,吴尽既替初禾高兴,同时也羡慕不已:“啧啧,其实有时觉得跟你们这些人一起组队,压力真心太大。好在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扛得住打击,不然看着你们今儿突破,明儿晋级,后日顿悟的,我这个早就被吊在最后头,恐怕都得心理扭曲。”
  吴尽已经是六人小组里修为垫底的存在,而且这种差距貌似只会越拉越大,没办法,他当真不是天赋性修士,哪怕各种机遇不断,但也难以弥补五灵根在修炼速度上无法避免的劣势。
  试炼到现在,云开现在已经是金丹中期。
  从一个新晋金丹到金丹初期巅峰,云开只用了短短几十息,而从金丹初期巅峰,到金丹中期,云开又只用了短短几年。
  不得不说,像云开这样的恐怖晋级速度,吴尽当真是闻所未闻。
  整个凌云秘境所有的试炼者,来自于大大小小各灵界或下界,这么多的天骄云集在一起,但依然没有谁比得过云开所带给他的震撼。
  要知道,在进入凌云秘境前,云开才将将只是筑基中期,到现在,十年时间,她便直接完成了从筑基中期到金丹中期的强悍跨度,这简直可以说已经是个奇迹。
  想到南华宗如今所谓的顶级战力秦天真君,那个被世人吹捧得明显已经有些过头的元婴真君,真论起来,哪里比得上云开?
  而除了云开,宁哲与沐清可也丝毫不逊于其他单灵根修士,你追我赶般,差不多前后脚的功夫一起冲上了金丹后期巅峰,以他们这悟性与速度,将来晋级元婴并不算什么难事,说是指日可待也不为过。
  初禾与祝青云,现如今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大圆满,天灵根骄子晋起级来,本就跟吃饭喝水一般简单,偏偏还时不时顿悟一下,修为境界当真是一天一个模样。
  没得比呀,没得比,吴尽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运气,才能混进这样的小组队伍中。
  好在没人嫌弃他,他的心态也向来摆得极正,跟着一群真正的天之骄子一起试炼,自己到底还是沾了大便宜,受益无穷。
  “云开,要不,你也额外点拨吴尽几句?”
  沐清可听到吴尽的话,不免打趣起来。
  说实话,吴尽这人哪哪都很不错,就是灵根的确杂乱了些,所以这修炼速度提不起来。
  要是要洗灵草的话,倒是可以将吴尽的五灵根洗成四灵根或三灵根,但问题是,洗灵草并不易得。
  就算是在凌云秘境中,他们整个小组经历这么多场试炼,不论是中间各自得到的机遇好处,还是每一场所奖励之物,愣是都不曾有过一株洗灵草。
  “他没什么需要点拨的。”
  云开看了看吴尽,说得很是肯定。
  说实话,吴尽的心性当真什么可挑之处,毕竟吴尽的经历异于常人,正因为如此,所以这样的人反倒更加难搞。
  顿悟这种事全都靠他自己,旁人说什么根本难以引起吴尽过多的沉思与共鸣。
  他能够想到的,不需要其他人点拨,他暂时还想不到的,旁人说了也不到时候。
  “哈哈,这算是对我的一种另类夸赞吗?”
  听到云开这话,吴尽反倒是格外开心。
  云开认真的点了点头:“对,你这样已经很好,继续踏踏实实修炼下去,未必不会比单灵根走得更远。”
  吴尽缺的只是晋级速度,但修炼速度上的不足却又并不会真正将其卡死止步,毕竟只要能够赶在每一境寿元将尽前突破晋级,早一些晚一些没太多区别。
  “更何况,等到化神之后,灵根上的优势将被彻底颠覆,也许指不定以后吴尽才是我们所有人里,最厉害者。”
  想起当初吞天提及过的事,云开又额外补充了一句:“所以即使以后得了洗灵草,若非必要,最好还是不要使用。“
  事实上,她这话不仅是对吴尽说的,也是对所有同伴说的。
  洗灵草固然能够让修士减少一二样不太好的灵根,而后在修炼初中期大大提升晋级速度,但并不是完全没有负面作用与隐患。
  更何况化神之后,灵根优势将被彻底颠覆,非必要强行洗去灵根,到底还是弊远大于利。
  几人皆知云开从来不会信口雌黄,能被云开如此郑重告知,定然可靠无疑。
  是以不仅是吴尽当下连连点头,一脸有所思有所得,其他人也暗自记在了心里,不敢大意。
  谷</span>  ……
  最后一场试炼,总共剩下二万三千多人。
  他们不知道这二万三千多人是不是这一界凌云秘境全部试炼晋级者汇集到了一起,也不知道这一轮过后又将有多少人淘汰,多少人留下。
  甚至于,如今每个人所站立的位置都是在进入其中后便被直接固定了下来,没有谁能够随意走动更改固有的站位。
  好在云开小组六人并未被分开,而像他们这样的初始小组一路整整齐齐杀到最后的,着实已经少得可怜。
  隔着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孔,云开等人当真没有在这二万三千多人中找到多少熟悉些的面容。
  令人高兴的是,不久之后,在新出现的身影中,他们一眼便看到了安若师姐弟六人,同样也像他们小组般一起齐心协力走到了现在。
  看着安若几人隔得那么远朝他们热情挥手示意,云开他们也笑着回应,若不是此时位置无法随意更改,两组人马怕是早就合二为一了。
  当然,有高兴的事,自然也有不那么让人愉悦的。
  没过太久,白奕承的身影出现,哪怕就那般孤零零的一个独自出现,却难免还是让云开等人觉得颇煞风景。
  说起来也真是不曾料到,自打最早魔窟那一次后,他们小组在接下来多得不计其数的试炼场次中,愣是一回都没有再碰到过白奕承。
  而眼下最后一场的试炼,明显也并不存在试炼者之间的正面对立较量,所以与白奕承之间的账,估计只能一直拖到进入凌云秘境核心地带之后了。
  “他的修为又精进了。”
  宁哲打量了片刻后,便将目光收了回来,没有再过多的关注一个白奕承:“但我们进步的速度明显比他更快。”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更何况像他们这样的寿命极长的修士,想要清算什么还真不急于一时一地。
  当初他们与白奕承之间的实力差距的确不小,现在那样的差距不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减,而且他们还有着一个齐齐整整的小组,白奕承却早就孤身一人。
  凌云秘境核心带到底将是一番何等模样,如今谁都不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白奕承就算能够再寻到其他联手之人,也绝不可能如他们一般有着这么多完全可以无条信任、彼此交托生死的朋友、同伴!
  “我觉得,他有些悬!”
  初禾看了白奕承许久,却是道了这么一句。
  “你又看出了什么?”
  沐清可见状,自是知道初禾这是又观气了。
  如今初禾的观气术早就不比曾经,精进的绝不是一星半点。
  更为主要的是,沐清可很喜欢听初禾观气后的分析过程。
  她甚至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跟着初禾去感应那股所谓的气,可惜不论试过多少回,不管用什么办法,至始至终都什么也不曾发现。
  果然,这样的天赋神通并不是靠努力学习就能沾得上边的,认识到这种无情的事实后,沐清可也不再自己瞎折腾。
  “白奕承此时的气十分复杂,最后这一场,他恐怕凶多吉少。”
  初禾口气微微有些复杂,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希望有机会亲自报当初的仇呢,还是直接轻轻松松无需再理会。
  “凶多吉少?他很可能连淘汰的机会都没有,要么侥幸过关,要么身死道消?”
  云开可不太希望白奕承现在便淘汰或直接死在这一轮,毕竟她还想从白奕承嘴里掏出些关于清元灵界天道异常之事。
  比起他们,白奕承这个同类人显然知道更多更详细的内幕,要是失去这次打听消息的机会,回了凤行大陆后,在小飞升之前,他们基本上不可能再接触到其他位面世界的同类人。
  “没错,他身上煞气极重,也不知道之前那些试炼场次中,到底做了多少缺德事,所以这才导致他身上明明有强者所赐福泽之气庇佑,如今却仍然出现吉凶难辨之状。”
  初禾解释得颇为详细:“还有,白奕承此时身上的气与整个秘境大环境有些不太相融,这是极少会发生之事,说明他很可能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不受此方秘境待见,如此一来,最后一关他想要顺利通过的话,就变得格外复杂。”
  云开听完初禾的分析,顿时便联想到了神器通天镜。
  白奕承十有八九就是冲着通天镜来的,所以,这人为了寻通天镜,难不曾做了什么于秘境不利之事?
  想到这,云开心念一转,神识悄然投入到小核桃开劈出来的空间中,其中一个角落里,已经整整齐齐摆放了九样特殊之物。
  除了龙鳞、黑羽、白骨外,剩下六样皆为类似的神兽身上部分残缺之物,白虎齿、朱雀爪、玄龟壳、鲲鹏目、凤尾,每一件东西都是货真价实,哪怕残缺,但摆到一起仍然让人震惊不已。
  这些东西都是云开在一轮一轮的试炼中凑齐的,她也没想到,还未正式踏足凌云秘境核心地带,还没有将雷海中那位交代的东西送到指定之处,却已经提前凑齐了九样供奉之物。
  一时间,云开都有些怀疑到底是自己运气太好,还是雷海中那位有所隐瞒?
  亦或者,是白奕承为寻通天镜线索的过程中,使用了什么不应该的手段,这才无形中触怒了秘境,反过来便宜了她?
  没等云开来得及想太多,最后一轮试炼俨然正式开始。
  同一瞬间,两万三千多人同时进入到了最后的考核,神魂同时出窍。
  云开不知自己怎么突然来到了一片迷雾中,很快迷雾散尽,她的眼前出现了一个个让她完全意想不到的身影。
  爹、娘、舅舅、表弟、表妹,失散多年的至亲,就这般一起齐齐出现在她面前。
  没等云开来得及反应,很快,她与至亲之间又多了一个明明早就死了的钟离夜,生生将他们阻隔开来:“云开,你想知道他们的下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