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342
  “你是谁?”
  云开看着眼前碍眼无比的“钟离夜”,冷声道:“或许说,你是个什么东西?”
  最后几个字,还真不是骂人的话。
  钟离夜早就已死在雷海,眼前必定不是真人,既不是人,那兴许真是什么物件弄出来的把戏,不是东西又是什么。
  当然,眼前这个“钟离夜”也有可能是另外一具魔族分身或者有关者,再加上突然出现的至亲身影,所以不论如何,最后这一场试炼考核的俨然已是人心。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知道至亲的下落。”
  钟离夜对于云开的反应、态度也不在意,径直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不知道你是否还记挂着当初那些因你而失踪的至亲?仔细看看他们吧,说不定错过这次机会,他们的模样都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模糊。云开,难道你真的打算就这般将他们彻底遗忘?难道,你当真不想知道他们如今身处何方,处境如何?难道,你真愿意错失眼前良机,彻底失去他们?”
  一连窜的反问,字字句句直接拷问着云开的灵魂,如同魔鬼的诱惑,明知有毒却还是让人无法拒绝。
  片刻的沉默过后,云开看着那几个在她面前一点点消散掉的至亲身影,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清楚的记得,自己身处最后一轮试炼考核中,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办法窥探到了我内心深处最为在意的人与事,但试炼便是试炼,再如何这般简单的真假我还是分得清的。所以,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的确无比思念亲人,但那样的思念早就已经习惯性的隐藏收敛至心底。
  是执念,却又绝不会被这样的执念束缚掌握。
  同时,云开并不认为她这一轮的试炼考核会如此简单,这种一眼便看出得真假的东西,并不应该如此轻易地拿来当成考核内容。
  “我是钟离夜!”
  钟离夜径直说道:“这里的确是你在凌云秘境中的最后一场试炼,但如今我来了,所以你这场试炼也不仅仅只是一场试炼。你是聪明人,想来应该已经猜到,我并非之前被你坑杀掉的那具分身,所以之前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只要你愿意,你那些至亲的下落,我随时可以让你知晓。”
  看着眼前之人,听完这通话,云开再一次沉默起来。
  没有成天挂在脸上看似完美而无可挑剔的笑意,这张一模一样的脸显现出来的气质与分身截然不同,正因为如此,所以云开打一开始就将两个钟离夜区分得明明白白。
  “您是钟离夜的另一分身?”
  云开不知道真正的钟离夜到底有多少具分身,但本能的又觉得,单凭分身,怕是很难做到这样的“心如所愿、无法无天”:“还是说,您就是钟离夜本尊,或者说是本尊的一道神识意念所化?”
  别看之前钟离夜用无比淡然的语气,说出她坑杀了一具分身的事实,但云开并不认为,这人当真一点都不在意、不计较她做的事。
  如果真不在意,要么眼前这人原本只是秘境试炼所需幻化而成,并不是什么真正的钟离夜,要么……
  要么,便是有着更大的所图,区区一具分身的损失在其额外所图之下,根本无足挂齿。
  而云开,明显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性。
  毕竟,对方身上的气息做不得假,不是单凭幻术便能够做到绝对以假乱真的地步。
  至于货真价实的本尊,这一点云开想都没想。
  也不是她自轻,事实就是,像她这样的到底还只是再寻常不过的金丹修士,远没重要到非钟离夜本尊亲自屈尊亲至的地步。
  “与你后者所想差不多,所以你现在应该相信,我有着足够的能力可以实现你的心愿。”
  钟离夜此时虽只是一道神识意念所化,但不是任何一具分身的神识意念,而完完全全就是本尊,所以他当然就是货真正价实的钟离夜。
  这一次,他动了点小手段,取了个巧用自己的神念暂时取代了原本给云开试炼考核的意志力量,过程虽有所出入,但结果却并不会有任何影响。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钟离夜才会选在这个时候插手,无需担心这样的干涉造成任何的麻烦。
  云开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有些久,似乎在权衡利弊。
  见状,钟离夜也没有催促,由着云开好生考虑,一点也不担心对方最后会拒绝。
  除非云开完全不在意那些至亲的下落,亦不在意最后这场试炼考核,这是明晃晃的阳谋,可不是那些所谓的阴谋诡计。
  果然,片刻之后,云开终是微一点头,朝着钟离夜说道:“我当然想知道所有至亲下落,所以,我需要做什么?”
  她知道钟离夜不可能白白给她送消息,而且代价怕是十分惊人。
  但不得不说,钟离夜很好地把握住了她的心理,于云开而言,没有什么比至亲的消息下落对她更加重要。
  “你从那片雷海中活着走了出来,所以,你应该见过雷海中另一个我,对吗?”
  钟离夜见状,也没有多耽误功夫,径直说道:“他是不是让你帮他带了什么东西出来?你把他给你的东西交给我便可。”
  “就这样?”
  云开有些不太相信地反问着。
  当然,这话也算是变相地承认了钟离夜所说的事情的确存在。
  钟离夜知道雷海中的另一个自己做了什么,云开还真不意外,毕竟这位的本事着实惊人,自己才一进来,便已被窥探出了心底最大的执念所在。
  当然,更大的可能,纯粹只是因为像钟离夜这样的人,自己更加了解自己。
  雷海中的那位说到底曾经也是钟离夜本身的一部分,那样的情况下会想到什么,又打算做些什么,人家纯粹是以自己度自己,一猜一个准。
  “就这样,不然呢?”
  钟离夜不在意地笑了笑:“若非为了雷海中的那位,我还不至于亲自找上你这样的小辈。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因为一具本就长残了的分身而对专程对你做什么。”
  连一个低阶人修都斗不过,没把人坑死反把自己给坑自己,这样的分身没了便没了,钟离夜还真不在意。
  当然,若是云开今日不识趣,非得站在雷海那位的一边,一切自然又得另当别论。
  “可问题是,我曾与那位前辈签订过契约,若是将他的东西交给您,便直接违背了契约内容。”
  云开面不改色,真假掺半地说着:“其实,与那位前辈交易,也非我本意,但当时我情况很是不好,若不答应与他交易的话,只怕根本走不出那片雷海。哪怕没死在雷海中,却一定会死在他的手里。同样,若如今我违背契约,他朝必定被心魔所控。除非你能帮我解决契约一事,不然我是真不敢随意将他的东西转交给你。”
  “他为前辈,我就不是前辈?”
  钟离夜当然注意到了云开对雷海中那位的称呼与自己的差别:“你怕他,便不怕我?若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告诉了你,他与我的关联。照理说来,你不应该更加惧怕我才对?”
  雷海中那位,是他身上曾经一半法力外加唯一的那点儿善所化,对于人修来说,善与恶的界线清晰分明,难道不应该更加惧怕他这种纯粹的恶魔才对?
  “跟这个没关系,仅仅只是因为,当时在雷海那样的情况下,那位前辈随时随地都能够杀了我,毫无阻碍,所以我对他当然也只能言听计成。”
  云开很是笃定地说道:“而现在,您怕是并不方便直接取我性命,最多不过是影响一下我这场的试炼结果。所以相较而言,我自然没有那么惧怕现在的您。”
  “你就这般肯定,我不能在这里直接取你性命?”
  钟离夜反问:“你依仗的仅仅只是这处试炼地,可你别忘了,就算真有一些规则上的限制,但破坏一场试炼对我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若您的真身亲自驾临,自是如此,但现在,出现在这里的仅仅只是您的一道神念,一切自然又当别论。”
  云开神色不变,继续说道:“晚辈也是没办法,只能赌上一把,毕竟不论是您,还是雷海中的那位前辈,你们之间的分分合合,恩恩怨怨,原本就与我没有任何关系。偏偏晚辈运气不好,一而再的被卷入其中,实在没办法全身而退,那也只能尽可能为自己挑一条损失最小的路。”
  “你倒是实在,所以,你就是用这样的实在,把那分身给反坑进了雷海?”
  钟离夜看向云开的目光有着高高在上的不屑:“行了,这点小聪明不必在我这里耍,你与他的契约同我没关系,交出他给你的东西,本就只是你得到至亲消息下落所需付出的代价。你没有资格与我讨价还价。”
  听到这话,云开脸上瞬间变了色,有愤慨、有尴尬、有恼怒,有纠结,有挣扎,亦有隐忍……
  但这些复杂的情绪仅仅只是一闪而逝,随后便又快速恢复如常。
  “如果我不答应的话,前辈是不是还会出手左右我最后这一场试炼的结果?“
  云开没有与钟离夜争辩任何,就好像刚刚压根没有听到钟离夜对她的嘲讽一般。
  此时的她,清醒冷静得可怕,明明是反问,却带着莫名的笃定,更像是在做着最后的印证与取舍。
  “当然,有奖励便有罚,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
  钟离夜并没有刻意继续施压:“我说过,像你这样的人族小辈,还不值得我特意盯着,亲自针对。所以,即使是让你交出那人给你的东西,我也不会让你吃亏,甚至专程替你解决一桩执意做为奖励。但若这般,你还不识趣,非得站到那人一边损我颜面,那么小小的惩罚一下,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放心,我也不会强人所难,你想如何选都随你,诚如你所料,反正不论怎么选,至少你性命都无忧。”
  大约是真的没有将一个弱小如蝼蚁般的人修放在眼里,所以钟离夜根本不屑骗云开,一切就这般明明白白地摊开来由得她去选,反正后果自负。
  他给了云开一柱香的功夫好好考虑,而一柱香之后,他自然不再有任何耐性继续在这里陪一只蝼蚁耗下去。
  云开大概得感谢钟离夜完全没将她放在眼中,所以压根不屑于对她动手,不然的话,仅凭她曾坑杀掉对方一具分身,如今她也不可能还活得这般踏踏实实。
  “不用一柱香那么久,我只想知道,前辈是不是真知道我至亲们的下落。不是晚辈信不过前辈,纯粹只是近乡情怯,越在意越难免多心。”
  有了决定后,云开不再考虑更多的得失,整个人果断无比。
  “放心,我还至于骗你这样的小辈。”
  钟离夜见云开已经有了决择,也不介意多说了两句:“于你,自是千难万难之事,于我,不过是最简单的一场测算。”
  “那好,我信前辈!”
  见状,云开不再有任何问题,当下便从储物空间内取出一样东西,交给了钟离夜:“这便是雷海中那位前辈让我带出来的,本来他是想让我将东西送进凌云秘境核心地带中的一处传承神庙安置。现在,晚辈将东西转交给前辈,至于违背契约的后果,往后晚辈自会一力承担,只求前辈务必告知,我那几位至亲如今的下落。”
  云开的话绝决而沉重,钟离夜接过那件东西后,倒没有怀疑云开会拿假的骗他,是以只是简单地检查了一下,发现的确是熟悉气息无误,便直接收了起来。
  过于骄傲自负的钟离夜,怎么也没想到,被他视为蝼蚁的云开,却在当初与雷海那位前辈达成交易时便提前想到了将来可能碰上的类似麻烦,所以早早让雷海那位前辈做了额外的准备。
  而眼下,完全可以假乱真的备用之物,竟真如她所料一般派上了用处,而且还是大大的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