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一百九九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70
  一万积分拿一次?拿不拿得走还得看自己的本事?
  说完这句话后,大概是觉得云开太过烦人,中年掌柜还哼了一声,明显一副有事没事都别再吵他做正事的模样,直接隐了身。
  要不是云开还能够感受到中年掌柜的气息就在附近,还真有些怀疑自己与小核桃是不是都瞧错了,或许这人根本不是真的,只是与丙二一般幻化出来足够以假乱真的存在。
  “呵,我会瞧错?人家分明就是懒得理你,嫌你烦!”
  小核桃在丹田内适时补刀,它可不想莫名其妙替云开背什么锅,哪怕是口假锅。
  这会儿心情不好,本处于即将有新蜕变的门槛边缘,它比谁都要忙,并没有那么多功夫分神管云开这边屁大的小事。
  是以,小核桃当下郑重地警告:“这段时间你要没什么人命关天的大事,就别随便找我,总为了这么点小破事打扰我做什么?我可是忙得紧,你用的空间还想不想继续升级?别的好处还要不要开发出来?”
  “行行行,我知道了,以后一定注意。不过,反正这回打扰都打扰了,不如你再费点神,帮我看看店铺里到底哪些是真东西,哪些是假的?”
  云开见小核桃比那掌柜还烦她,自然也知道这是小核桃再次蜕变到了关键时期,的确不适合总去打扰,所以赶紧着哄人,顺带着又提了最后一个要求。
  毕竟再烦,他们是一体的,小核桃到底不会真把她如何。
  “这里头总共也就三件真东西,剩下的全都是比着真物炼出来的高仿品、样子货。”
  小核桃不耐烦归不耐烦,却还是将这店里唯一的三件真品大概情况,告诉了云开。
  一卷名为《山河图》的古画,一副用完整玄龟壳制成的算器,还有一块不知什么材料打制成的灰扑扑砚台。
  啊……这……
  云开不动声色地照小核桃指引,神识扫过三处不起眼的角落,倒是很快看到了精品阁中唯三的真品,一时间不得不佩服这间“精品阁”取名的勇气。
  就这么三样完全看不出品阶的真物,夹杂于几千近万件假货里,这可真是坑积分的“精品”之地。
  “怎么的,你还瞧不上这三件东西?”
  小核桃哪里不知道云开想什么,径直说道:“三样里,那块砚台我有用,一定给我拿下来,其他的你爱要不要。”
  说完后,小核桃便切断了两人之间的联系,忙它自己的事去了。
  见状,云开自然心中有了数。
  她真不是瞧不上那三件真品,而是嫌弃真品少得可怜罢了。
  是以唯三的真品哪可能不要,不过三万积分罢了,她是缺那三万积分的人吗?
  更何况,能出现在这里的真东西,会是一般之物?
  没见那方灰扑扑的砚台都被小核桃直接给挑走了,能被小核桃看中的东西,用脚趾头想都不可能会是凡品。
  转念之间,云开便已经安排好了三件东西的去处。
  砚台归了小核桃,完整玄龟壳制成的那一套算器,正好留给师尊,这东西看上去就像是给自家师尊量身订制的一般,着实再好不过。
  最后那卷古画山河图,她自己先留着,以后有时间弄清具体用处后,或留或送人,都是典型的捡漏。
  正当云开打算去取这三件真品时,又有新的顾客走了进来,不是旁人,正是之前进城后便缠上云开的那名男子。
  见状,云开微微皱了皱眉,倒是没有再急着直奔自己的目标。
  “云开,你也在这里呀,真巧!”
  男子第一时间便朝云开走来,如同巧遇一般高兴地打着招呼:“你之前走得太快,一眨眼便不见了人影,好在咱们还真是有缘,这么快又见面了。”
  从姑娘到云仙子再到云开,这样的递进速度,男子总共也只用了几句话,脸皮果然是厚得没了边。
  没等云开回应,隐身了的中年掌柜再次出现,同样还是头都没抬只简单招呼了一句:“随便看,看中什么随便拿。”
  说完,估计是想起了云开之前的追问,所以中年掌柜又补充了一句:“拿一次一万积分,拿不拿得走看你们自己的本事。”
  话音刚落,中年掌柜便再次神隐,全然不在意剩下的交易操作。
  “咦,难得见到个真人做生意,他怎么就这态度?”
  男子见状,自是趁机与云开搭话:“之前他也是这样对你的?”
  云开微一颔首:“不这样,还能怎样?”
  “就没一点儿特殊对待?之前在城门外,那些兽人族对你就比其他所有人都格外优厚些。”
  男子倒也没有别的意思,见云开看了他一眼,便直接无视掉,继续去看店铺里各种各样的藏品,也知道自己这是真不受待见。
  他连忙跟了上去,边看边接着说道:“好吧好吧,我说实话。我真姓月,不过不叫月明,我叫月深,深浅的深。之前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没别的意思。你要是不喜欢,以后我肯定不会再随便开玩笑。”
  见云开还是不理自己,自顾自地在挑选着想要购买的东西,月深也不气馁,但凡看到云开的目光在哪样东西上多停留了一会儿,便及时出声音替其介绍。
  这是什么,那是什么,有什么用处与特性,一万积分花在上面值或不值,等等。
  当然,月深也明确表示,他无法确定这些东西的真假,且由中年掌柜那名话推断出,花了积分后,只有真的东西才能顺利带走。
  若是碰上假的,那便只能自认倒霉。
  是以,月深帮着云开讲解归讲解,但哪怕看到再好的东西,却也从不建议云开买或不买。
  因此,云开对月深的印象稍微好了那么一点,索性由着月深在一旁积极发挥着他的长处,趁机多长长见识。
  东西虽都是假的,不过小核桃说了,店里所有假货全都是照着真品高仿复印生成,所以除了拿不走,用不了外,半点都不影响鉴赏。
  月深也的确见识不凡,这店铺中绝大多数东西,他都能够说出个大概来,见云开乐意听,更是半点都不藏拙,堪比一个超品级鉴宝师。
  当走到那块灰扑扑的砚台边上时,云开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东西都只能看,却是没办法直接上手,除非付上一万积分,先行买下某件看中之物。
  所以仔细看了一会儿,却未听月深说道砚台半句,云开便也没再等,当下指着砚台,扭头朝着柜台处方向问道:“我要买东西,怎么付积分?”
  谷</span>  掌柜没有回应,不过下一瞬,那方砚台前方便出现了一块类似于毛毛耳兽人曾拿出的牌子,不言而喻,是让云开自行划分支付。
  见状,云开操纵神念往砚台正前方的牌子上,划进一万积分。
  刚操作完,一道水波般的透明纹路直接显现,从中一分为二打开了某种无形阻挡。
  云开抬手试着朝砚台伸去,果然便顺利地拿到了砚台。
  “咦,你运气不错,第一件就是真家伙。只不过这到底是个啥?云开你能给我看……”
  另一个看字还没说完,月深便见云开把砚台给收了起来,抬步继续往前走去。
  啧啧,这脾气可真是不怎么讨喜呀。
  月深稍微愣了愣,随后继续跟了上去。
  想想也是,本就是他自己巴上来的,而且人家花积分买的东西,不给他看不是很正常吗?
  两人又看了一堆,准确来说,是月深非得粘着人家云开一起看,时不时地主动出声音介绍,气氛看着勉强也算和谐。
  “这个不错,你不碰碰运气?”
  月深见云开一直都没再出手,甚至眼前这件他很是看好的防御性灵宝都一扫而过,便直接说道:“你要不打算买的话,我可就要了?”
  “我用不上,你有积分的话,随意。”
  云开终于回应了月深一次,心中则暗自猜测像月深这样的特殊试炼者,身上到底有多少积分存在。
  他们走正规试炼通道一路拼杀进来的试炼者,最多也就是几十万到几百万积分之间,听着不少,但在秘境核心地带九处宝地,哪哪都需要用积分开路的情况下,其实就算几百万积分也半点都不经花。
  见云开的确没兴趣,月深便付了一万积分把东西买下。
  只不过,等他付了积分,伸手去拿时,他的手却直接穿过了那件防御性灵宝,什么都拿不到手。
  假的,自然没法真正拿到。
  “啧,第一把就赌输了,这是开门不利呀。”
  月深并不在意损失的一万积分,纯粹就是觉得兆头不怎么好。
  相比之下,云开的运气可比他好太多,哪怕那块砚台看上去不像是很值钱,但总归是真的东西,一下子便让云开拿到手得了个开门红。
  没过多久,云开便不经意一般又转到了那副算器面前仔细打量起来。
  “这个你也感兴趣?整套的玄龟壳打造而成的极品算器,瞧着还是能够不断自我晋级的,而且这玄龟壳貌似颇有些玄机,不太一般。若东西为真的话,应该还能开发出极高的防御与攻击性能,一万积分拿下简直跟白捡的一样。”
  月深不感兴趣,这东西他用不上,所以并不打算碰这运气。
  “我师父用着正合适。”
  云开只一句话,便给出了想买此物的充分理由。
  一万积分买份孝心,成与不成的确都不算什么。
  是以,月深就这般看着云开再次花了一万积分,而且简单又随意地拿下了第二件真品。
  “啧啧,你这运气可真好,要不你也帮我挑几件?”
  月深看得心动不已,他倒压根没觉得云开有任何“作弊”的嫌疑,纯粹只是觉得这姑娘果然是个运气极佳者:“当然,也不会让你白帮忙,只要挑中了,我可以付你每件双倍的积分做报酬。”
  “你积分多得用不完?”
  云开是想挣这积分,问题是,这里总共就三件真品,已经被她买走了两件,剩下的那副古画,她也没打算便宜别人。
  “倒也至于用不完,但只要不瞎搞,在这里总归是够花的。”
  月深他们身上积分都是千万起步,亦不似云开那些层层通关的试炼者般得来不易,所以花起来还真不觉得心疼。
  “你们这些人……倒果真特殊得很。”
  云开颇有深意地看了月深一眼,而后直接拒绝:“这积分我可挣不了,毕竟我也是纯粹碰运气,而运气这东西并非一成不变,自己的事自己决定便好。”
  见状,月深也不好强求,倒是没再提让云开帮他挑选之类的。
  接下来,月深一连又看中了好几件,但结果显而易见,每次都是白白浪费积分。
  到了后面,他索性懒得再看自己的眼缘,更懒得认真分析推断东西为真的可能性大小,干脆专门盯着云开,想要取巧。
  云开在哪件东西上多瞧了一会儿,但凡见其表现出了兴趣,他便直接出手抢先买下。
  只可惜,也不知道是早被云开察觉到了他的意图,有意误导忽悠,还是他的运气当真差到极点,总归二十万的积分花出去后,却是一根毛都没有捞到。
  不仅如此,这会儿云开看他的眼神都带上了凉意。
  月深觉得,若是他专盯云开抢买的这些次数中,但凡有一回弄到了真家伙,估计云开出了这家店便会忍不住偷偷找地方打爆他的头。
  “好玩吗?还要玩吗?”
  云开站到那副山河图古画面前,指着画朝月深道:“要不要继续抢?这回我十分看好这卷古画哦。”
  最后一个“哦”字,几乎带上了实质性的杀气:“所以我要买这副山河图,不过,你若是也想要的话,付我一百万积分,我便让给你买!”
  “不了不了,你来你来,我对这方面的东西不感兴趣,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月深连连摆手陪笑,直接放弃所谓的转让机会。
  他倒不是真怕云开,纯粹是觉得云开是在故意坑他。
  虽说他积分的确多,但他又不真缺心眼,即使这画百分百为真,也值不了一百万积分,完全没必要在云开火头上继续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