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22
  月深很快就后悔了,因为云开再一次买到了真品。
  一连三次,次次没有落空,到了这会儿,月深也没法相信,云开凭的仅仅只是运气。
  “你……”
  眼看着云开一副不喜反惊的模样,收了那副古画抬脚便往外走,月深原本想说的话不得不先咽了下去,赶忙改口留人:“不再看看别的了?这么快就走干吗?”
  下一刻,云开直接已出现在了精品阁外,瞬间暗自松了口气。
  大约是她一下子把人家店里唯三的真品全都给淘空,那中年掌柜对她的怨气几乎都快浓得化为实形,再不走的话,谁知道掌柜会忍不住做出什么来。
  而月深这种纯粹送积分的败家子,当然感受不到掌柜的怨念,完全只是不想让云开再次把他给甩了,所以也匆匆跟了出来。
  “事不过三,运气总会有用完的时候,我再留下去怕是掌柜都不待见了。”
  云开看了跟出来的月深:“你随意,我先走了。”
  “我又不会给你拖后腿,你为什么就这么不待见我,咱们一起搭伴走遍凌云城不好吗?”
  月深哪里会让云开再次把自己给甩了,当然是毫不犹豫地跟上。
  反正之前那家店铺他都已经花了那么多积分,却是毛都没有买中一根,估计自己跟那家店也没啥缘份,再呆下去只是浪费积分浪费时间。
  “这么多人,为什么你偏偏要跟着我?”
  云开一边继续筛选想要进去细逛的店铺,一边朝粘着她不放的月深挑明道:“不用扯其他没用的废话,直接说你的目的便好。我也并非不能接受同行者,但至少得有最为基本的保障。”
  月深可以跟着他们自己那一批特殊者,也可以找其他像她一样的试炼晋级者,选择那么多,何苦一定要腆着脸皮缠上她?
  没有目的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云开并不介意他人行事有目的,但前提是,不能有损她的安全与利益。
  “好好好,我同你说实话。”
  见状,月深也知道自己今日不讲清楚,云开是绝不可能待见他分毫。
  都是聪明人,想了想他干脆坦白为妙:“其实我也没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想蹭蹭你的运气,跟着你沾沾便利。你可是试炼总排名第一,这样的成绩会让你在秘境中得到不少隐形的好处。”
  “比如说,进城门时兽人族给我优惠折扣,再比如说,刚刚在精品阁里,我买东西时运气格外之好?”
  云开顺着月深的思维自己打比方印证,也没说信与不信,只是反问道:“可就算都是真的,你刚刚跟着我,貌似也没蹭到半点运气。所以不仅仅是这些吧,还有什么?”
  她直接停了下来,一副月深不说清楚,干脆不走的打算,反正她还真不着急。
  “这……”
  月深见状,迟疑了片刻,只好继续又道:“还有,我们一千多人在这里头也会有单独的排名,而且这份排名对我们关系重大,不容有失。但我们并不清楚排名具体依据些什么,所以你们这一批人便是最好的对照参考。”
  听到这个理由,云开勉强信了几分,点了点头再次问道:“你们都知道我们的排名详情?而且还能一一对得上人?”
  “那倒没有,只有极少数人才有资格、有办法提前得知你们前五十名的简单排名情况。”
  月深反正都说了,便也不必云开再多问,索性自己主动说得更为详细起来。
  “至于为什么我一眼便认出你是排名第一的云开,那是因为我们家额外又拿到了前十名的具体特征及情况介绍,你身为第一名,那份介绍就更加详尽,所以我一眼认出你再简单不过。我还知道,你刚进秘境试炼时,才刚刚筑基中期,五年后在一场擂台战中边战边渡金丹劫,一口气晋级并将修为境界牢牢稳定在金丹初期巅峰。而后不到五年,你又顺利从金丹初期巅峰突破至金丹中期,这样的修炼速度,我是真的佩服万分!”
  没想到,他运气竟然不错,一下子便顺利碰到了试炼者排名第一的云开,正因为如此,所以月深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当然得牢牢跟着云开呀!
  云开听完月深这一通话,再次点了点头,脸上却依然看不出到底信没信,或者信了几分。
  月深说她排名第一,这一点应该没必要说谎,当初玄龟尊者也的确暗示过她,排名越是靠前,便越能得到真正的秘境利好,特别是前五十名。
  如今月深那批人,能够知晓的具体排名也只有他们前五十名,从这一点上,两方也算是一种相互佐证。
  月深说他们那一批人的比试是从核心地带才正式开始,且排名对他们关系重大,明显不容有失,这看上去好像与云开等试炼晋级者并无关系。
  但事实上真就一点关系都没有吗?
  或许说,进入秘境核心地带以后,云开他们这些靠不断试炼拼杀进来的试炼者,是不是真的就意味着彼此之间绝不会再存在任何隐形的比试与竞争?与月深那一批人亦绝无利益上的比试或牵扯?
  云开觉得还真未必。
  也许是月深故意隐瞒了这一点,又或者月深自己也不知道。
  一念之间,云开想到了很多很多。
  “所以云开,我保证跟着你绝对没什么坏心思,肯定不会叫你吃亏,咱们一起强强联手互惠互利,不是挺好?”
  见自己都这般坦白了,云开还没吱声表态,月深只得再次替自己说话。
  讲实话,他这还是头一回如此放低姿态对一个人,而且这个人还只是低等小世界、修为在他之下的同辈。
  月深从来都不是什么真正好性子的人,也就是云开这个排名第一实实在在摆在这里,对他有大用处,正巧又在第一时间碰上了,不然又何必三番四次几乎低气下气?
  “我并不觉得自己能够给你的排名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用处,但若你自己坚持要与我同行,那我也没有意见。”
  云开最终还是正式点头应了下来,如了月深的意。
  反正就算她不同意,这人明显也不会放弃,想方设法也会跟上自己。
  见云开终于改了主意,同意跟他一起结伴同行,月深肉眼可见的高兴起来,当下便跟着云开一起,继续逛这诺大的凌云城。
  而具体他们先去哪里,先做什么之类的,月深并不随意干涉,巴不得由着云开做主,倒是对云开在这里头的运气十足十的信任。
  至于先前在精品阁,自己之所以一点没蹭到云开的运气,反倒称得上倒霉二字,在月深看来,主要还是因为当时云开并没有真正接受他这个同伴。
  而如今云开自行点头应了下来,他再跟着的话,一切自然不同起来。
  “前五十名都是哪些人?”
  谷</span>  云开看似随意地询问了一句,试探也好,提前弄到些内幕消息也罢,总之问问又不吃亏。
  “这个,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现在真不能说。”
  月深怕云开误会,还特意解释了一句:“你是第一名,跟你说你自己的排名,这不算违规,但其他我若主动告诉你的话,那肯定是不行的。”
  “那这几个名字,你会不会耳熟?”
  见状,云开换了一种方式,将自己小组剩下五人的名字都报了出来。
  但凡月深耳熟知道,自然便说明进了前五十名,否则便没进。
  这般一来,月深倒是没再拒绝变着法子的透露方式,点出了第一、第二个耳熟,其他的则没听说过。
  云开又问了另外几个名字,分别是安若小组六人,最后再加一个白奕承。
  而这一回,月深则是点出了第一个、第二个与最后一个名字耳熟。
  如此一来,云开便彻底心中有数。
  宁哲、沐清可、安若、安昊再加白奕承,这五人同样也进了前五十名。
  如此结果似乎不算意外,只不过白奕承竟在最后一轮试炼中非但毫发无损,而且完全没有影响到成绩,这稍微让云开有些疑惑。
  她记得,初禾曾说过白奕承戾气极重,身上之气已经到了与秘境环境极不其融,甚至秘境对其差不多要有排斥之意。
  这足以说明,白奕承在整个试炼过程中,应该动用了不少连秘境都不喜及厌恶的手段,照理说来初禾不会看错,姓白的在最后一轮试炼本该凶多吉少才对。
  但偏偏最后白奕承非得没受任何影响,还比他们小组所有人都顺利快速地通过了最后一关,平平安安晋级至核心地带,最终成绩更是排名前五十之内。
  云开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但人还在这里也好,毕竟她还需要从白奕承那儿解开更多关于清元灵界与凤行大陆间的谜团。
  ……
  “这是一间书斋?”
  月深跟着云开转了一会,很快进到了一间极不起眼的小店。
  但不想,进来之后,却发现这里头别有洞天。
  书斋总共有三层,神识在这其中毫无阻挡,可以随意游走查探。
  说是书斋,里面便真的全部是纸质装订的书籍,整整齐齐摆放在一长排又一长排的大书架上。
  书斋里除了他两,再无其他人,半点儿人气也没有,不似之前的精品阁,最少还有一名时不时喜欢隐身的掌柜。
  “你想要找书?”
  月深看不太懂云开的心思,他随意伸手想去拿一本书架上的书,却发现那书连同着所有的书架瞬间虚化不见了。
  “这怕是看不了。”
  月深摇了摇头,等到手缩回来后,一切才又恢复如初,偏偏这里还不如精品阁,连个付积分的地方都没有。
  “去楼上看看。”
  云开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切,抬步往楼梯方向而去。
  进书斋自然是对这里头的书感兴趣,神识检查几遍过后,云开发现每个大书架都标明了书籍分门别类摆放的标准与细分情况。
  一楼这些大多都是无比珍贵的功法类,对旁人而言自然极有吸引力,但对云开来说却没什么兴趣。
  当初在西海沉塔中,她已经得到了为她量身订制、最合适也是最好的顶级功法,一路修炼下去畅通无阻,根本不需要再在这上面费心。
  所以云开直接略过了一楼这些书架,往二楼直奔而去。
  月深见状,也没再多说什么,径直跟着上了二楼。
  到了二楼,云开目标十分明确,很快便走到了一处极为隐蔽的角落,盯上了角落最边的一本封面颜色显得陈旧无比、甚至还破了一个角的书籍。
  “这本书,你要不要买?”
  云开扭头看向月深,解释道:“带不走,只能在这里看,付十万积分便可。”
  “你怎么知道?我怎么不知道?”
  月深有些傻眼,明明他们两人是一起进来的,进来后也没见云开有过任何与他不同的经历,怎么云开却知道这些,而他完全一无所知?
  “刚进书斋时,便有声音提醒,你完全听不到?”
  云开也是有些意外,随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不由得笑了:“难怪你一定要跟着我,看来你们这批特殊人群,只怕跟我们这些晋级者在秘境核心地带受到的待遇不太一样。”
  月深很快也想到了这一点,因而对云开的态度更加好了:“那幸亏我跟云开一起,不然怕是得错过不少好机缘。对了,这是本什么书,怎么看一下便要十万积分?”
  “你看不到书名?”
  云开再次乐了,没想到区别对待竟然这么明显。
  也不知道这样的区别对待,到底是正常试炼晋级者与特殊进入者之间都存在,还是因为云开这个排名榜首享受着隐形优待,才会区别于其他人。
  但怎么都好,反正这样的区别对待,云开十分喜欢。
  “看不到。”
  月深也没装,径直提议:“虽不知道是什么书,但能被云开看上,想必定是好书。这样,我借了你的便利才有机会知晓此事,那么看书所需要的积分全部由我出,咱们两人同看,也算互惠互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