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零二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23
  月深并没怀疑云开所谓的“差不多”有问题,反倒觉得这样的结果才是合情合理、理所当然。
  他心中的遗憾渐渐散去,很快又高兴了起来。
  毕竟跟着云开这个试炼榜首一起,后面还有的是新机缘,没必要一直耿耿于怀那二百七十个没来得及学的仙文字。
  而云开心情同样极佳,学会了三百仙文是一桩,纯挣八十万积分又是一桩。
  “接下来,咱们是继续找书看,还是去别的地方?”
  月深完全一副以云开马首是瞻的态度,这种时候当家做主的权力要了干吗,当然是听云开的就好。
  云开的神识早就已经将三层书阁细细扫过好几通,整个书阁最有价值的书籍已经到手,其他的倒不是说于她没有价值,而是真一本一本看下来,她完全不知要需要多久时间,其中又会发生些什么。
  说到底,这处书阁的书并不同于外面真正的书籍。
  “你有没有特别想查看的类型?”
  云开自己不打算继续在书阁内淘宝,甚至她隐隐觉得,在同一个店铺中呆的时间过久,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
  月深一听便知道云开是打算走了,因而果断摇头表示没有特别想要查看的书籍。
  就在云开与月深前脚刚刚踏出书阁,随后那道并不起眼的门便直接“砰”的一声自行关了起来。
  月深回头看去,发现已经关上的门上,竟出现了两道交叉贴好的封条,丝丝阴森之气从封条中泄露出来,莫名让月深后背都有些发毛。
  他试着抬手去推门,但他的手甚至没办法真正靠近,巨大的斥力将他牢牢排除在外,任凭再加强灵力,却仍然前进不了分毫。
  这一刻,整间书阁明显成了一方封标的牢笼,谁都不知道被封的书阁里又将发生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
  月深想到的是,若是他与云开再慢上一步,会不会也被封禁在书阁之中?
  而这样的封禁最长时间能够达到多久?想要从里面突破而出,是不是特别之难?
  云开脸色也难得的变了,在门前沉思了一会儿,终于理清了头绪,意识到刚刚他们何其幸运地避开了一次劫难。
  “听说过水鬼找替身的故事没有?”
  她瞥了月深一眼,总算明白刚刚自己为何会突然觉得不能在书阁里呆太久。
  当时的直觉来得太快,现在想想却真不是毫无征兆、全无理由。
  “你是说,之前进书阁时,只有你听得到的那道提示声音,正是被困在书阁中的某个魂灵,而它看中了咱们做替身,想将咱们困在里面,好让它自己得以脱身?”
  月深脑子好用得很,只这么稍微一提醒,立马便联想到了前前后后各种异常,瞬间明白了云开的意思。
  “不是咱们,应该只是我这样的试炼者。估计像你们这些特殊对象,从来就不是它的目标,所以从头到尾你才什么都听不到、感受不到。”
  云开径直说道:“所以,你刚刚差一点被我连累。”
  但凡云开再贪心一点点,又或者月深没有那么干脆果断的同意跟她离开换地方,这会儿功夫,她就出不来了。
  反倒是月深,身为特殊人群,估计也只是一半的可能会跟着她一起困在其中,另一半自然是不受限制继续自由进出。
  说到底,这些风险都只专门针对他们这些外来试炼者,要没有云开的话,月深压根连书阁里的书都碰触不到,自然不可能在里面久留。
  “啧,看来你得到的区别对待也不仅仅全是好处呀,不过利益总是与风险并存,这样一看也算是另一种公正与平衡。”
  月深心道果然不能光看贼吃肉,不看贼挨打,像云开这样的榜首,得到的优待好处越多,相反遇到危险同麻烦的机会自然也就更多。
  好在云开的运气当真极好,而运气却又不仅仅只是纯粹的运气。
  好比云开之所以能够及时出来,除了运气外,更为主要的还是因为云开考虑问题极为全面、谨慎,而且毫不贪心懂得取舍,以及最后对于危险的某种莫名直觉与预判。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凑成了最后的幸运避祸,所以人们才经常会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反正咱们现在都好好的,没什么谁连累谁的说法。接下来去哪?我已经十分期待下一去处了!”
  月深跟着云开同行的决心丝毫没有动摇,而是比之前又坚定了几分。
  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讲,他的坚定本就没有上限。
  此时已是晚上,热闹的大街平添了几分萧瑟之气,偶尔路过的行人行色匆匆,并无半点流连之意,反倒是像夜色中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暗中盯着,留在外面并不安全,必须尽快回家或者加到安全的室内才有所保障。
  云开与月深也是头一回在晚上出没于凌云城的街道,大半的店铺都已经打烊,连带着店铺前的灯笼也没有点。
  昏暗的光线下,他们两人不急不慢走在安静萧瑟的街道上,便显得格外打眼。
  突然,有打更人从街道另一头迎面而来,梆梆声夹杂在风声中传了过来,更是让凌云城的夜色带上了难以言说的诡异之感。
  “这个时辰了,你们怎么还在外面乱晃?赶紧找地方住下,不然当心小命不保!”
  看到云开与月深,打更人不由得摇了摇头,一副看倒霉蛋般的表情看着这两位。
  不过,除了这句提醒之词外,打更人倒也没有再多说其他,转眼便走出了百米之外,消失在夜色之中。
  “还有这个讲究?”
  云开看向身边的月深,她是真不清楚,但月深这种做足了准备的特殊人群,不可能完全不知情才对。
  “完了,我把这事给忘了。”
  月深抬头看了看天,发现时辰的确立马要到那个特殊的临界点,当下也来不及跟云开解释,一把拉着人往边上最近的一间还点着微弱灯点的店铺冲了进去。
  谷</span>  就在两人刚刚冲进去后不久,恐怖的飓风席卷凌云城内所有大街小巷,但凡暴露于室外的任何生灵,都能被飓风绞灭一空。
  云开透过店铺大门的门缝,很快便看清了外面的情形,顿时也明白为何打更人会说那样的话,晚上不能留在户外,而必须找地方住下。
  “之前我是真忘了,好在那人提醒得及时。”
  月深也是长长松了口气,那样的飓风得一直刮到快天亮时才会停下,他进凌云城时可是大白天,出了精品阁便直接在书阁呆了十天之久,出来后见天黑了,一时间也没意识已经到了飓风来临的夜色临界点。
  云开点了点头,并没责怪之意。
  打更人明显是专程为了提醒月深才出现的,云开眼神好得很,那人说话时,从头到尾都是看着月深,连余光都没有多瞧她一下。
  若当初只有她一个的话,云开觉得她必定会直接与飓风面对面,所以,打更人的专程提醒,针对的是月深那一群特殊来历者,还是仅仅只月深一人?
  云开若有所思地看了月深一眼,正想说什么,却很快发现这屋子里头除了他们以外,出现了第三个人的气息。
  原本这就是一间晚上也还开着门的店铺,所有里面有人并不算意外,只不过那个人的气息却是颇为熟悉,竟是与先前精品阁的中年掌柜明显一致。
  云开与月深同时转身看了过去,空荡荡的屋子中间只摆着一张八仙桌,而正位上端坐着的人正是精品阁的那件中年掌柜无疑。
  “夜间临时庇护费,每人十万积分。”
  中年掌柜大手一挥,一个熟悉的牌子出现在云开与月深面前:“不想付的话,现在便出去,自己找客栈,会便宜很多。”
  比起在精品阁中的忙碌,此时中年掌柜悠明显一副闲到极点的模样,只是看向云开与月深的目光并不友好,巴不得直接将人赶出去一般。
  当然,那样不友好的目光,明显只是针对云开,至于月深的话,纯粹只是被牵连罢了。
  云开哪里不知道,自己这是被掌柜的记住了,毕竟她一个人直接淘空了那间精品阁里唯三的真品。
  要是中年掌柜不重新添补些真东西进去的话,此时那间精品阁完全可以改名为假货行。
  两人谁都没有迟疑,当下便各自支付了十万积分留了下来。
  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外面又是能死人的飓风刮个不停,这种时候不老老实实付积分还能怎么着?
  “老爷子,您怎么又跑这里开店?”
  月深完全一副瞧不出中年掌柜脸色的模样,装傻充愣主动与中年掌柜搭着话,并且一屁股坐到了中年掌柜的左边八方桌前。
  啧,这声“老爷子”可真是喊出了精髓,莫说中年掌柜自己,就是云开听到后,也愣了愣,而后莫名觉得有些想笑。
  “怎么着,我往哪里开店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
  中年掌柜瞪了月深一眼,倒也没有纠正月深对他的称呼。
  只不过,随后他再次将目光移向了云开,明明云开什么都没说,却立马瞪得比月深那一眼还要狠太多倍。
  哼,要不是眼前这个试炼者,一次性将他那处精品阁里所有的真口通通给拿走了,害他短时间之内没法再呆在精品阁,他哪里还用得着重新又起炉灶。
  没想到,这么快正好又给碰上了,若不是因为规则限制,中年掌柜一点儿都不希望云开出现在他新开的店里,巴不得直接把人给赶走。
  毕竟,谁知道这一回,这个女试炼者会不会再一次让他做赔本买卖?
  “您老喜欢在哪开店便在哪开店,自是不需任何人同意。”
  云开大概猜到了中年掌柜出现在这里的原因,眼见掌柜再怎么不喜也只是狠狠瞪他,甚至连直接将她拒之门外的事都没发生,心中更是有了一定的底气。
  她在八仙桌另一方坐下,没有直接面对中年掌柜,希望这样多少能够少碍一些对方的眼。
  “老爷子,您这又是一间什么店?具体做什么买卖?”
  月深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实在想象不出这里到底是一家什么样的店铺。
  而进来的时候,他们逃命一般太过匆忙也没有细看外头招牌。
  哦不,貌似外头也并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招牌?
  对月深来讲,有真人负责的店铺远比那些没有真正人气的店更加安全,所以他并不担心中年掌柜会对他们怎么样,除非他们自己作死。
  所以面对中年掌柜时,月深还真是相当放松的。
  来都来了,临时避难的同时,当然也别浪费时间,可不就得趁机寻找一下这里头的机遇好处?
  提及生意,中年掌柜的脸色总算好转了一些,最主要也是对月深好转,毕竟当初月深可是在精品阁里一下子贡献了二十一万积分。
  “我这里,只卖各种毒丹、毒|药、毒咒与毒蛊,五十万积分一次,随机出货,不得挑选与退换,一人限购一次。”
  中年掌柜补充道:“哦对了,除了积分以外,也可以用别的东西换,但仅限于精品阁里的拿到的东西,其他都不成。”
  这后面的补充明显是冲着云开来的,毕竟只有云开手里才有精品阁中得到的三件真品。
  “老爷子,您开玩笑的吧,先不说您卖的都是些什么完全连个样品参照都没,只说这么贵还随机出货,没得挑选,你确定你开的这家店会有生意?”
  月深惊讶无比,深深觉得中年掌柜这间店只怕还从未开过张。
  这纯粹就是钓傻子、薅傻子身上积分吧?
  “谁跟你开玩笑?我这里各种毒,多的是人要,毕竟就算运气只是一般,到手的东西连元婴化神碰上了都得认倒霉,代价不过区区五十万积分而且。”
  中年掌柜随后若有所指地看向云开:“你应该比那二傻子更需这家店里的东西,若你愿意拿先前在精品店得到的任一一样东西交换,我可以破例让你挑四毒之一,且保证就算是随机,售卖给你的东西品质也有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