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零四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08
  天微亮之际,飓风终于停下。
  而下一瞬,云开与月深直接被中年掌柜扫地出门,两人哪怕早有准备也差一点摔个骨折。
  “我的娘,老爷子这是真想把我们往死里整呀。”
  月深龇牙咧嘴站了起来,甩了甩胳膊动了动腿,这么狼狈的模样得亏没其他人看到。
  “知足吧,他能坚持到风停再把我们丢出来,已经不错了。”
  云开对疼痛的忍耐程度早就超乎寻常,所以这么点小摔小打的,根本不叫一回事。
  而且,她是真心觉得中年掌柜还算不错,毕竟她连挖人家两次心头宝,断人钱财犹杀人父母,他们全须全尾的出来,已经挺好。
  “啧,你就是太过善良,把他想得太好了。若无规则限制,你看老爷子会不会直接弄死你。”
  月深早就猜得到中年掌柜的大概身份,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觉得这格局气量到底还是小了些。
  赔不起就别来凌云城开店,开了就别怪人家走正常途径交易走好东西,想要只进不出,那是做生意吗?
  不,那是纯粹打劫!
  但有些事他不便透露给云开,就算云开自己多少也能猜到一些,总之却不能是从他嘴里真正泄露而出。
  听到月深说自己“善良”,云开试图从月深脸上找出半丝虚情假意。
  然,并没有。
  所以,月深这是真心觉得她“善良”?
  想到这个可能,云开莫名觉得有些怪怪的。
  虽然她真不是什么恶人,但要说有多善良,善良到连月深这样的人都要真心夸赞的话,那还真不至于。
  所以,到底是月深的标准过底呢,还是这人演起戏来舍得下本,骗人先骗自己?
  “走吧,去别的地方转转。”
  身为“善良”的人,云开没打算背地里再讨论中年掌柜好与坏。
  风停了,街上的人迹渐渐多了起来,两边的店铺也基本上都重新开了门,热闹与繁荣仿佛一下子从天而降洒满人间。
  不过,走了好一会儿后,月深终于发现了问题,拉了拉云开的袖子停下脚步道:“我们是不是一直在原地打转?”
  明明是笔直的街道,明明他们一直往前走,明明两边经过的店铺总有变化,但月深还是察觉到了他们两人其实一直在原地附近打着转。
  这可比鬼打墙要厉害高明得多,毕竟在此之前,他们自己都很难意识到竟已经走了许久重复之路。
  “不仅是原地打转这么简单,在你察觉到异常之前,是不是压根没动过进哪间店铺真正瞧瞧的念头?”
  云开比月深更早意识到了问题,清醒得更快,只不过她并没有急着说破,而是顺势继续查找真正问题所在。
  “咦,还真是,所以刚刚我们压根忘了真正的目的,真成了不断在街上闲逛而已?”
  月深不由得冒了一头冷汗,所以他们这是进了特定的幻境中了?
  还是说,他们不知何时中了套,被困在某种阵法之中,差点心智都被迷惑住?
  “啧,看来我还真是太过善良了些,把人想得太好。”
  云开这会儿已经意识到他们被困一事,绝对是中年掌柜动的手。
  所以被扫地出门、摔在街上算什么,眼下的处境才是中年掌柜对她真正的报复。
  “那老头儿干的?没错,肯定是他动的手脚,除了他还能有谁!我就说那老头儿不是个大度的,心眼小着呢!”
  月深直接将“老爷子”改成了“老头儿”,明显不高兴了:“他想干吗?把咱们一直困在这里头,断我们的机遇,不让我们再有任何所获?”
  不论是幻境还是困阵,目前来看倒不像是冲着他们的性命来的,不过比起直接下黑手弄死他们,一直将他们关在这里头消消耗他们的时间与积分,明显更加诛心呀。
  “咦,等等,我好像……”
  云开突然抬手的断了月深:“我好像饿了,你呢?”
  都已经是金丹修士了,而且又不是呆在禁灵或无灵之地,早就已经辟谷的人,哪里会平白无故突然间像凡人一般感受到饿肚子之类的需要。
  “饿了?怎么可能?都已经……”
  月深的话还没说完,下一刻,他神色就已经变了,因为他也同云开一样饿了:“这,怎么回事,我也突然间饿得紧,这是真的还是幻觉?”
  不管真的还是假的,总之饿了便先吃东西,他的储物戒子里多少还是有灵果之类的可以吃。
  发现到月深想做什么,云开又道:“没用,我刚刚已经试过了,储物袋通通都打不开,取不出任何东西。
  “所以,这不仅是想困死咱们,还想饿死我们?”
  月深直接气笑了,饥饿感增强得很多,且这会儿功夫,他不仅饿了,还渴了。
  只怕过不了多久,还会像普通凡人一般,出现累了、困了等情况。
  “他胆子可真大,竟敢私自对我们下手,他就不怕被秘境发现,不怕秘境惩处他?”
  这种时候,月深也顾不得再替中年掌柜刻意隐瞒身份:“他这是打量我们一定没命走出这里,所以压根不怕我能回去告他状?呵,可真是胆大包天!”
  “你想多了,敢这般做,必定是踩着这里头的规则底线行事,你回哪去告状也告不着他。”
  云开想了想又道:“而且,咱们饿归饿,渴归渴,这些感觉虽然足够真实,但应该只是一种极为厉害的错觉,不是真的。所以我们大概也不可能真在这里头饿死,渴死,最坏的结果,顶多也就是一直被困在这里无法脱身,直到凌云秘境正式关闭。”
  “那也够阴险的,这是要让我们活活受罪近四十年?”
  月深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不对,要是再过十来天,咱们不继续支付留在凌云城的积分,是不是就能直接被送出凌云城,脱离这处困境了?”
  “大概不会。兴许积分会每月自动划扣,而我们人却得继续留在这里头。”
  云开说道:“除非,我们自己能够找到这里头的破绽,脱身而出。”
  事实证明,云开的判断全部正常。
  十九天后,也就是他们进入凌云城正好满一个月的当天,因为他们依然还在这条看似永远走不完的街道上晃荡,所以被凌云城主动视为同意继续留下,每人两万积分强行被划走。
  “我可真是佩服老爷子,亏他想得出这么绝的报复办法。”
  月深又累又饿,嗓子更是渴得直冒烟,索性一屁股就在坐到了台阶上休息,哪里还管什么修仙人的形象不形象。
  这十九天,他当真是尝遍了饥渴困苦,要不是中年掌柜还有那么最后一丝人性,到底没叫他们也得需要像凡人一般定时排泄,他的日子可就更加难熬了。
  但云开并不认为这是中年掌柜还有什么最后一丝人性,主要的应该是怕这里头被弄得臭气熏天,成而导致将来回收时,恶心到了掌柜自己。
  “这样厉害,不愧是仙家手段。”
  云开好一会儿才吱声。
  这些天想尽了办法,也没有找到这个地方的破绽,平心而论,以他们两个现在的实力,几乎不可能靠自己的本事脱身。
  “月道友,这回我可真是把你给连累了,你后悔吗?”
  这些天她还是头一回问月深有没有后悔跟着自己同行,最后却被她连累而困在其中。
  “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最开始就是我自己非得要跟着你的,总不能得好处时乐呵呵,倒霉了就怪你吧?”
  月深这人小毛病不少,小心思也挺多,但还不至于狭隘不讲理:“再说,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一直饥渴困累个几十年,接下来再无任何收获罢了。那样也无妨,反正我已经学会了三十仙文,还得了一枚七步锁魂丹,这样已不算白跑一趟。”
  “你还挺想得开的。”
  云开不由得笑了,也是打这一刻起,真正认了月深这个朋友。
  “我不仅想得开,我更相信你!走吧,咱们继续,我就不信,这个破地方真能一直困着我们。”
  月深休息得差不多后,难得主动起身,要求继续寻找破绽与脱身之法。
  这十九天他们可不是在漫无目的乱走乱行,而是真真正正地在坚持不懈地寻找此地破绽。
  虽然迟迟没有什么真正进展,但月深始终坚信,云开必定不会一直做无用功,坚持下去,总会有转机,总会有突破。
  所以,这些天,云开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让他往哪走就往哪走,让他留意观察什么就留意观察什么,哪怕他完全看不出有什么用处,都始终没有半句废话质疑与消极懈怠情绪,一直坚定不疑地照做。
  毕竟他自己是真的没有办法,试过各种手段全都无用后,唯一的希望当然全落在云开身上。
  “到时辰了,接着再走。”
  云开看了看四周,也不知道又算了点什么,而后重新指定了路径,照着自己这些天摸索出来的步伐与节奏,再次绕着前行。
  没有使用任何高超的道门玄术,没有采取丝毫破阵之法,云开此时纯粹在用她恐怖的脑容量与记忆力不断重复对比这里头出现的每一人、每一物、每一景、每一道声音、每一处变化、甚至于每一个地方光感强度等等。
  一遍遍不断走下去,所经之地每一最细微的点,云开都不曾遗漏,重复的对比记忆,重复的搜查不同,重复的寻找这其中完全可以让他们忽略却又当真存在的异样。
  正因为这种完全没有半点术法含量、纯粹只靠脑子的恐怖复盘筛查办法太过难以想象,所以进展才会慢得如同原地踏地。
  但事实上,云开费了这么大的心思心血,又怎么可能当真毫无进展,纯粹只是在做无用功?
  至少,在上一轮最新比对中,她已经察觉到了几处微乎其微的异常点,而眼下她需要的是更多的时间继续大量不断复盘筛查,从其中挑出那个真正有问题的点。
  但凡找出那个点,才能打破眼前的困局。
  月深帮了不少忙,更为主要的是,这人让干什么便干什么,半句废话都没有,哪怕长时间如此,也毫无误解与怨言。
  因为月深,云开的速度才大大提升,仅仅十九天便锁定了最后几处可能性最大的异常点,这般下去,顶多再有个一两月左右的时间,他们的处境便将真真得到解决。
  “哟,还没放弃呢?实力不够毅力凑吗?”
  突然间,熟悉的声音响起,虽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但一听便知道是中年掌柜。
  云开猛地被打断,瞬间头疼欲裂,关键是脑中庞大的记忆版图差点儿因为中年掌柜的声音干扰而被打乱推倒、功亏一篑。
  万幸那一瞬间云开生生扛了过来,总算是保住了二十多天的汗水成果,这才没有彻底坏菜。
  “老爷子,你可算是冒头了!说说吧,你到底想干吗?凭什么把我们困在这里头?”
  月深嘴里这般问,不过心中却隐隐已对有了些猜测。
  中年掌柜压根理都没理月深,只继续开口径直朝云开说道:“想要脱身离开这里,便将你从我这得去的三件精品至宝,以及三件毒物通通交出来还给我!不然话,你辛辛苦苦生死试炼好不容易进到秘境核心地带,剩下几十年只能一直呆在这里头虚度,什么都捞不着。”
  “这样呀,看来那些东西着实都不简单,那晚辈可就更不能把东西白白交出去了。”
  云开直接拒绝:“前辈这是要明着违背凌云城的交易规则吗?卖出去的东西哪有说要便要回去的?往后,还有谁敢进这凌云城?凌云城又怎么会让前辈继续在这里头开店交易?”
  “谁说我违返了交易规则,这可不就是一笔新的交易?你给我几样东西,我便放你们出去,合情合理,哪里有半点问题?”
  中年掌柜得意笑道:“你不会真打算一直困在这里四十年吧?要知道,整个秘境核心中的好东西、好机遇多得是,几十年得到的收获哪可能是十几天比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