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零五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41
  “你确定就凭这,便能困住我几十年?”
  云开连“您”这样的寻常敬语都给换了。
  想得可真美,直接把她花了整整五十三万积分,凭本事与运气买下的东西,一件不剩下的要回去,这算盘怎么就打得这么响?
  再加上中年掌柜总是喜欢踩着规则最低底线行事,云开更是无比确信,若非规则限制,这位可不会在意什么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十有八九将毫不犹豫抬手捏死她这只小蝼蚁。
  所以对于中年掌柜这样的人,哪怕对方是真正的仙者,云开也难以尊敬得起来。
  “这么说,你是不同意这笔新交易了?”
  中年掌柜的声音飘在空中,带着说不出来的讥讽:“年轻人,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再好好考虑清楚,三天之内若是改了主意,便喊上一声,立马送你出去。若是非得死撑不放,错过这唯一的机会,那可就怪不得别人。”
  说罢,中年掌柜便再也没有吱声,完全不担心云开一直死撑到底,迟早会改主意,同意这场新的交易。
  “呸,这可真是不要脸!”
  好一会儿,确定中年掌柜的确没有再暗中一直监视后,月深忍不住碎碎念叨:“就这样的人还好意思跑到凌云秘境来做生意?好歹也是……好歹也是有资格进凌云城开店的,怎么会小子气到这种地步?为了这么几样东西便设局坑害顾客,这到底是什么心态?总不至于这几件东西就淘空了家底吧?那也太可笑了!”
  “是呀,再如何也不过区区六件东西,几桩正常买卖交易而已,都有资格进凌云城开店,怎么可能身家就这么点东西?又怎么可能斤斤计较到为了这几样东西设局坑人,还非得把东西一件不差的给要回去?”
  云开同样反问着月深,只不过她的语气却若有所指,真真正正地认为中年掌柜这种行径不合常理,其中怕是有更深层的原由与意义。
  “你的意思是……”
  月深彻底从单纯地抱怨情绪中抽离出来,瞬间意识到中年掌柜这种举动之下可能存在的真正问题。
  “左右应该跟这几件东西本身的价值没太大关系,或许是生意本身的好坏,才会对他产生真正的影响?”
  云开想了想,继续说道:“如果这样的生意方式对他来说,本就是一种修行或者足够影响到他更大的根基利益,那么每一笔交易是挣是赔,挣多或挣少、赔多赔少,便格外重要。真这般,哪怕不择手段,他都得保证稳挣不赔。”
  月深听到这番推测,顿时便觉得云开可能真的真相了。
  也只有这般,才能解释中年掌柜那般身份者,怎么会为了这么点东西如此不顾颜面的坑害完完全全走正常交易通途的试炼客人。
  “啧,你这脑子,真不知道怎么长的,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
  仙界什么修炼手段都有,奇奇怪怪五花八门、甚至听都没听说过的更是层出不穷,所以像中年掌柜这种勉强还能挤进到正常的行列。
  “那你打算怎么办?要么,干脆把东西交还给他算了,大不了提要求让他把积分都退给你,翻倍的退!”
  月深倒不是担心白白困在这里几十年,纯粹也是为云开好。
  毕竟中年掌柜真正身份可是仙人,已经成仙的那种,不像他们虽直接投胎生在了仙界,但却是还未真正成仙的修仙者。
  中年掌柜一看就不是个大度之人,且中年掌柜背后指不定还有更大的势力存在,他是怕云开彻底得罪死了对方,将来一飞升便树敌,明显并不是好事。
  “你是怕他将来报复我?”
  云开一听便知道月深替她操心什么,不过对她来讲,倒还真不是那么担心。
  一则在凌云秘境核心地带,因为规则限制,中年掌柜肯定是没办法直接杀她,所以在这里头来自中年掌柜的报复无非就是像现在这样的处境而已。
  而且,以她对秘境规则的一些大致了解与猜测,中年掌柜哪怕是踩着最边缘的底线寻衅滋事,却也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朝她下手,否则引起秘境额外关注的话,很可能还会有反噬。
  再者,等她真正飞升成仙,那已经是很多很多年以后,仙界那么大,估计她一个刚飞升的想要碰上认识的熟人,也绝不是那么容易之事。
  既如此,她凭什么要受中年掌柜的威胁?又不是真的没办法凭自己的本事离开。
  “你不担心的话那就算了,还是你自己拿主意做主吧,反正你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月深很快便从反问声中听出了云开的态度,想想也的确是自己瞎担心了。
  兴许云开在仙界也未必无依无靠,再说就算真没有,像她这样的天才修士,仙界势力多的是人愿意吸纳,给她当靠山。
  反正在月深心目中,云开是必定会飞升的,顶多也就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那咱们继续,用不了太久便能出去了。”
  云开微一点头,领了月深这份贴心好意,而后也不再提中年掌柜,接着之前的事重新一点一点去做。
  三天转眼过去。
  中年掌柜没有等到云开的回音,便不得不再次主动出击。
  “怎么,你还没考虑好?”
  空中再次响起中年掌柜的声音,这一次带着说不出来的严厉:“看来,你是真打算在这里呆上几十年了。不过,就算你自己愿意,难道你同伴也愿意?他就甘心这般被你连累?”
  “三天已经过去了,所以你还搭理我做什么?我不愿意把自己凭本事靠积分走正规手段得来的东西还回去,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换你,你乐意?”
  云开早就知道中年掌柜会自己打自己的脸,所以对于他的声音再次响起,一点儿都不觉得意外:“这里也挺好的,我也不是贪心的人,来一趟凌云秘境,得了不少试炼奖励又买下了你这几件好东西,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收获了,你也没必要一次又一次的劝说。劝了也没用,我不干!”
  中年掌柜大约是被云开的话气得不轻,是以半天都没有回应。
  而云开连带着月深,更是脚步都没停一下,纯粹没将中年掌柜当成一回事。
  上赶着不是买卖,瞧,中年掌柜可不就再次上赶着来了?
  说到底这种事,谁更在意谁便没真正的底气,又无法不顾不管一巴掌拍死解气,可不就只得一次又一次打自己的脸,踩自己的颜面了。
  果然,又过了一会儿,中年掌柜的声音再次响起,而这一次的语气,明显要比之前都要耐心缓和得很。
  谷</span>  中年掌柜甚至主动提出可以少收回云开一件精品阁的东西,算是补偿云开的损失。
  并且,连云开在他店里所有支付的总积分也可以一并退还给云开。
  但可惜的是,云开依然不理不踩,除了坚定表示不同意外,其他半个字都不再多说。
  中年掌柜气得直接又走了,但云开知道,这个人一定还会再回来的。
  果然,又过了几天,中年掌柜的声音再次出现。
  这一回,他让的步就更大的,不仅表示云开可以留一件精品阁的东西,还能留一件毒物,积分照样全部返还。
  但云开依然没同意。
  再之后,中年掌柜又每隔几天出现一回,条件也是越来越优惠,直到最后已经主动退到可以让云开留下两件精品阁的东西并两件毒物,而积分更是愿意三倍补偿给云开。
  当然,这也已经是中年掌柜最后的底线,表示绝对不能再低,再低下去的话,他宁可一拍两散,谁都落不到半点好处。
  “真的不必了,我呆在这里挺好,你就算给我开的条件再好,我也不想跟你再做任何交易。”
  云开也是烦透了中年掌柜,这些日子因为这位时不时冒出来打扰,连带着她的进度都不可避免的慢了些,当真是浪费她宝贵的时间。
  “好好好,你可真是不知好歹!你给我等着,给我等着!”
  中年掌柜被云开的态度给气炸了,威胁过后,再次消声匿迹。
  月深早就将中年掌柜隔三岔五这么来一出给整习惯了,乐和和看了一会儿热闹,见没有人再暗中监视他们,这才出朝云开说道:“我敢打赌,他肯定还会再来,而且再来时,条件又会更进一步,顶多只需你拿出一件东西便足够了。”
  看看,多么卑微的呀,这诉求当真是一天低过一天,再有下一次便能直接拉到真正的地底,降无可降。
  要他说,云开还真是厉害,生生把中年掌柜给折腾得都快精神有异。
  “就算他一件东西都不要了,说不跟他再交易,那就是不交易,哪怕他倒贴也不行。毕竟,我可是有原则的人。”
  云开的确是个原则性相当强的人,是以,等到又过了五天,中年掌柜腆着脸想要继续去磨云开时,却发现人竟然没了。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靠自己出得去?为什么我竟一点儿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气急败坏的中年掌柜终于亲自显身其中,而不像从前一般只是声到人不到。
  但可惜的是,找遍了这里头的每一处,只差没掘地三尺,却依然没有找到云开与月深半点影子。
  人是真的脱身离开了这里,就是不久前的事。
  “她竟然真的找出了这里的破绽漏洞!她竟然真做到了!还有,还有她竟蒙蔽住了我的感应,让我没有及时察觉到人跑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中年掌柜差点没把自己的宝物复幻盘从里面直接给砸了,可惜便是真砸了,人也还是脱身跑了。
  下一刻,中年掌柜竟是生生呕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脸色瞬间苍白如雪,难看到了极点。
  “竟还生出了反噬,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中年掌柜满眼都是不敢置信,且很快,他发现自己的积分硬生生少了五千万之多。
  意识到自己这一次的所做所为竟然真的被秘境当成了一笔交易,而且他还因为这笔交易赔了个底朝天,中年掌柜当真悔恨到了极点。
  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中年掌柜不由得重新审视、怀疑起云开的真正身份来。
  他从前在凌云城又不是没有坑过人,但唯独这一次不仅被人反坑了一把狠的,甚至于连秘境都直接判断他违规操作,直接降下惩罚。
  可哪怕再不甘心,却也不能继续针对那名女修,不然他不仅会被秘境直接踢出去,而且恐怕连往后进入凌云城做生意的资格都将会被剥夺掉。
  这口气,只能先咽下,等到将来,再慢慢清算!
  ……
  另一边,云开带着月深快速远离了中年掌柜,但并没有离开凌云城。
  凌云城大得很,总共分为东、南、西、北四个主要区域。
  街道店铺主要集中在城东,城南,而城西、城北更多的则是一些作坊与宅院。
  是以,云开与月深果断去了离中年掌柜店铺最远的城西,那儿明显要清静不少。
  “我好像多出了一千万积分。”
  云开察觉到自己钥匙里积分数额大变化后,当下便停下了脚步,朝月深说道:“这突然多出来的积分,只可能是从那位掌柜处得来的。看来,他多半应该是被秘境或者凌云城的规则强制惩罚了。”
  这也从侧面证实,就算他们不急着离开凌云城,哪怕不去城西,还继续留在城东大街上,中年掌柜应该也不敢再朝对他们下手。
  “那可真是太好了,让他猖狂,让他不守交易规矩,活该他被罚!”
  月深瞬间便乐了,同时也清楚,对方多半是真不敢再找他们麻烦了。
  云开并不知道中年掌柜远不止被罚一千万积分,她表示要将自己因祝得福多出来的一千万积分与月深平分,毕竟这也是两人一起挣来的。
  不过月深只肯分小半,多了硬是不要,最后两人三七开,统一了意见。
  刚瓜分完积分,云开又猛地发现,自己身体内那股奇怪而神秘的气,再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了好大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