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零六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61
  身体的异常瞬间让云开陷入到沉思中。
  她清楚地记得,当年体内第一次多出这股奇怪而特殊的“力”时,正是自己破了炼魂阵,毁了万魂珠后不久,才突然多出来的。
  再后来保住了西海沉塔,成为新任守塔人,彻底改写了吴尽记忆一角沉塔的结局,体内的那股“力”又得以扩大。
  而如今,则是第三次,且这一次体内的“力”扩大数量比以往两回加起来都要多。
  如此一来,云开自然不可能不多想。
  三件事之间,看似毫无联系,但能够产生同样的“力”,便足以说明它们之间必定有着特殊的因果关联。
  无论是毁了炼魂阵,还是成为新任守塔人保住了沉塔,抛开一切外在干扰,只论最为本质的关键相同点,那都是她坏了那些所谓“天选之子”们的好处,坏了幕后黑手的布局。
  此消彼长,幕后黑手吃了亏,可不就代表真正的天道意志得了利?
  顺着这个思路代入进去,今日她扩大的“力”比前两次加起来都还要多,那便意味着这一回,她做的事再一次坏了幕后黑手的布局,而且破坏得极为厉害?
  可她明明只是从中年掌柜布下的困阵之中脱身而已,总不可能那方困阵……
  不、不对!
  突然之间,云开灵光一闪,猛地想起了自己平白得来的一千万积分。
  或许,真正的关键线索应该是在这积分,或者说在中年掌柜做生意本身目的之上。
  也就是说,中年掌柜以及他在凌云秘境中所做之事,极有可能与幕后黑手以及整个背后势力存在关系。
  而她却再一次无意中坏了他们的好事,而且这一回恐怕损失相当不小,不然的话自己体内那股“力”,也不可能一下子扩大那么多。
  想明白这一层后,云开顿时豁然开朗,哪怕线索有限,无法推测具体是什么,但知道敌人不好,她就哪哪都格外舒畅,心情万分愉悦起来。
  “云开,你想什么呢?”
  月深见云开突然不说话了,也不再继续前行,虽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不过明显应该是又想到了什么重要之事。
  “没事,就是突然在想,像中年掌柜那样能跑进凌云城开店做生意的人,大概能有多少?”
  云开很快从思绪中恢复,顺带向月深旁敲侧击了一下。
  中年掌柜明显应该是仙界之人,但显然像中年掌柜这样的仙人也仅仅只是一个跑腿打杂的存在,由此足以说明,那妄图替代某些世界天道意志的幕后黑手或势力,本就来自仙界。
  凤行大陆甚至于整个清元灵界的祸乱,说到底还是人为,只不过随着她知道的越多,便越是意识到最终的根源将是何等恐怖。
  “啊?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再如何,像他那样没脸没皮做生意的,肯定没两个,否则咱们这些试炼者哪里还有什么活路。”
  月深倒是下意识的已经将自己与云开归纳为同一类人,同时又道:“我估计这一回那老头儿肯定不止损失一千万积分,毕竟照规矩行事的话,既然你都直接得到了一千万积分的赔偿,想来秘境或者凌云城从老头儿身上罚到的积分只会比你得到的更多。”
  不得不说,月深后面这话是彻底真相了,而云开也觉得在理,反正中年掌柜损失越惨,她也越觉得高兴。
  两人边走边说,很快便选定了城西最大的一家作坊,准备先进去看看。
  不过,没等他们找到最大的作坊,半道上便被一家贴出招人告示的作坊给吸引住了目光。
  “这是家什么作坊?怎么名字都没一个?”
  月深看了看冷冷清清的大门,以及门边贴着的告示,颇是疑惑地说道:“招人挖土、搬土?这是要找人当苦工吗?修真界什么时候还需要人干这样的活计?”
  说着,他还特意透过大门往里瞧,却发现站在外头什么都看不清,神识更是直接被挡在门口,半分也透不进去。
  而里面貌似比外面更冷清,至少外面还有他们两个时不时说两句,里面却是半个人影都看不到,哪里像是需要招人做事的作坊。
  “月深,进凌云城后,我们进的店铺虽不多,但是不是除了你我二人外,再没看到别的外来试炼者与我们同时同处一个地方?”
  云开再次想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第一批分到凌云城的试炼者便足有三千名呢,更何况如今已经三个月过去,陆陆续续应该也会有其他八处的试炼者前来。
  但到目前为止,除了打一开始便一门心思盯着、跟着她的月深以外,这么久以来,他们竟然再没有与其他任何外来试炼者碰过面。
  所有看到的不是大街上背景墙一般以假乱真的虚幻假人,便是像中年掌柜那样有来历的真人生意者,再有更是早就被囚困于书阁中的魂体。
  总而言之,还真没有再碰到过其他试炼者同类。
  “……所以,分开试炼者的目的是什么?”
  月深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甚至当初若不是他刚一进城便一门心思盯着云开、想方设法跟着,只怕两人也很难同时出现在一个地方。
  “我也不知道,兴许也不是绝对,只是地方太大,自然而然容易分流开来?”
  云开不打算再深究这个问题,毕竟目前而言,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哪怕凌云城真有其他的考量,那也不是她所能够干涉的。
  之所以突然想到这个并说出来,其实也只是想看看,进入这处招人的作坊后,他们还会不会再碰上其他试炼者。
  “那咱们就进去看看?”
  月深听懂了云开的用意,当下开始跃跃欲试起来。
  这招工的告示上,半点都没有提工钱、酬劳,颇有一种姜太公钓鱼之感。
  但月深并不觉得自己就是那条鱼,反倒认为他可以好好尝试当一回钓者。
  他们两个前脚刚入,很快,作坊门边贴着的那张招工告示便隐没于灵气中,消失不见。
  “有人吗?”
  没走几步,两人便发现这处作坊里面别有洞天,与站在大门外往里瞧看到的片面风光全然不同。
  超大的院子里空空荡荡,连半根杂草都没生,只有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密密麻麻地占满着整个地面。
  有的坑一看就很新,不仅坑浅,而且坑底与坑边的泥土都还带着几分潮湿,一看就知道刚挖没多久。
  也有些坑深得吓人,而且坑中干巴巴的,里头的种种痕迹甚至都随着岁月的磨蚀发生了风化,长则数万年,短则几百上千年不止。
  一连喊了好几声,没有任何人出来回应他们,只不过等了一会儿后,院子最尽头出现了一排四间简陋的石屋,而其中一间石屋的门当着他们的面慢慢打了开来。
  神识在这里头依然无法怎么使用,顶多只能探出三五米之远,被压制得极其厉害。
  好在以云开与月深金丹修士的目力,不借用神识,也能将开了门的那间石屋中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看来,咱们这真的来帮着挖土、搬土的。”
  看着屋内的锄头与大背篓,两人都不由得笑了起来。
  “好像找不到出去的路了,也不知道得要我们在这里挖满多少土才能离开?”
  月深并不意外作坊直接断了他们的退路,摆明了自打他们踏进这里开始,便等同于成为了作坊招来的临时工人。
  “没事,反正咱们也不是头一批招进来的工人,做了事总会有报酬的。”
  云开倒是想得通,地上那么多坑,说明坑进来的人数不胜数。
  且这个地方并没有半点血煞阴森之气,所以在这里挖土的人,危险性不高。
  两人很快到了石屋前,除了自行打开的那间屋子,其他三间的门都关得严严实实,看不出里面有些什么,又是用来做什么的。
  月深抬手试着推了推了,打不开,见状,便没有再做任何强行破门的打算,转而进了装着锄头与背篓的那间石屋。
  “云开,你怎么还不进来?”
  回头见云开依然在石屋外,不知道看什么,月深招呼道:“快过来看看,这些可不是普通的锄头与背篓。锄头是天星矿与楠乔木做的,背篓是万年云葫藤编的!”
  这几样原材料,拿去打制极品法宝都绰绰有余,却偏偏用来做成锄头与背篓,而且还不止做一两样,简直是暴殄天物。
  云开听到月深的话,这才收回打量石屋的目光,走进了月深所在的那间屋子。
  “所以,这么好的东西制成锄头与背篓,怕是咱们要挖要搬运的土更不简单,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云开看着摆放得整整齐齐的锄头与背篓,远没有月深那般兴奋。
  在她看来,用来建这几间屋子的石头,怕是比锄头与背篓的原材料更加稀罕,要不是这会儿功夫小核桃正处于蜕变关键时期,早就已经切断了与她之间的感应,她一定问问小核桃,建石屋的那些石头到底是什么来历。
  “也是,不然无缘无故也不会给这么好的锄头与背篓。”
  月深啧了一声,道:“你看这里这么多,咱们干完活离开的时候,能不能一人带走一套?”
  “你觉得呢?”
  云开瞥了月深一眼,直接用眼神否定了月深的美好幻想。
  要真能这样,这个地方只怕早就没锄头、篓子可用,工具都没了,后来者难道用手挖土、搬土?
  那些土,必定只能用这特制的锄头才能挖得动,也只能用特制的篓子才装得了,不然这里所有的东西早就被外来试炼者搜刮得一干二净通通带走了。
  “成吧,我就是随便想想,带不走就带不走吧。”
  月深见状,不由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笑了笑道:“那现在,咱们就去干活?”
  既来之,则安之,先好好干活看看会有什么进展再说。
  反正月深已经深深地认定,跟着云开一定有肉吃,挖土也能挖出一番壮观来。
  两人各自取了一套工具,也没打算另挖新坑,
  “你挑一个,我先来试试。”
  月深让云开帮着选旧坑,选好了他先来挖,试炼榜首的气运当然得合理利用。
  “这个吧。”
  云开也没有花太多时间精挑细选,随便看了看,对比了一下,直接指了一个相对而言较新也较浅的坑。
  “好,就它了,看我的吧!”
  月深信心满满跳下那处浅坑,挥起锄头便朝着坑底挖去。
  “砰”的一声响,月深只觉得握着锄头的双手都有些震麻了,再看被他挖到的地方,却是半点土星子也没挖下来。
  这土有多硬,多难挖,可想而知。
  “再来,我这回多使些力气。”
  运足灵力,月深又是一锄头下去。
  可惜结果还是一样,坑底纹丝不动,什么都没有挖到。
  “看来,真得使足全力了!”
  月深自己倒是半点都不尴尬,第三次使出了自己全部力道,再无半点保留,狠狠挖去。
  功夫不负有心人,第三下总算是有了些起色,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挖下了一块小孩拳头大的土。
  “我的天,这也真的是太难挖了,我可是金丹后期,不但用的是全力,使的还是天星矿制成的锄头!”
  月深看着那一点点大的小土块,顿时觉得这个坑是真的坑。
  “能挖得动就很好了,不急,慢慢来。”
  月开莫名有些想笑,不过到底忍住了,毕竟自己跟月深估计差不了多少,现在看人家笑话,一会儿自己不就同样是个笑话吗。
  “你看看这土,明明怎么看都没什么太过特别的地方,怎么就这么难挖呢?”
  月深捡起小土块仔细打量过后,又试着往自己储物戒子里收,但小土块直接便掉回了地面,果然收不走。
  他又捡起小土块扔给坑边站着的云开,兴许云开能看出点什么来。
  “暂时看不出什么,不过难挖就对了,容易的话可不会招我们这些试炼修士帮忙。”
  云开直接又将小土块扔了回去,正好扔进放在月深边上的篓子里:“好好挖吧,等挖满一篓后,应该会有新提示或酬劳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