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零七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88
  云开与月深一人负责一个坑,各挖各的。
  一开始,云开速度也就那样,用尽全力锄下那么一小块土,跟月深差不了多少。
  说实话,她还想了一些别的省力高效之法,只可惜用在这里全都成了投机取巧,反而半点作用都没,全成了无用功。
  只有老老实实运用灵力,使出最大的力气、绝不偷工减料下,才能成功锄下一小块,这便导致作坊里的活计当真成了纯粹的苦力活,时不时还需要停下来休息恢复灵力。
  一整天下来,不算太大的篓子只装了小半都不到,云开估算了一下,要装满一篓,按现在的进度至少也得三四天的功夫。
  “咦,你挖了这么多了?”
  月深不知何时走到了云开坑边,看到边上的篓子已经装了近三成,当下好奇请教道:“你速度怎么这么快?”
  “这还叫快?”
  云开直接跃身上了坑,又往边上月深挖的那坑里看了一眼,发现月深的篓子比她还少,顶多也就是两成的样子,顿时说道:“你怎么比我还慢?偷懒了?”
  “天地良心,我是这样的人吗?”
  月深连忙一摆手,解释道:“就是这活实在太费劲,连着挖不了太多次,便得停下来休息恢复,看你这速度,估计应该是灵气恢复速度比我快,所以才挖得比我多。”
  最开始云开动手挖时,他也是见过的,一锄头下去挖到的土跟他差不多,两人半斤八两的谁也别笑话谁。
  如今一整天下来,云开却比他多出近一成,只能说明对方恢复灵力的速度绝对快过于他。
  浪费的时间少了,挖的次数自然也就更多,得到的土也更多。
  唉,虽然他也不想承认,可有时真的觉得,云开才更像是从小生于、长于仙界的真正天才。
  不愧是这么多大小世界外来试炼者榜首,两人相处得越久,月深连妒忌的心思都生不起来。
  “也可能是熟能生巧,我稍微比你省力些。”
  云开没有否认月深的猜测,她不仅灵力恢复速度比同境修士快,而且体内一次性可以容纳的灵力总量也远超金丹境水平。
  不过这些优势放在此处,能够体现出来的仅仅是比月深多挖那么一点点的土,实在不值得称道。
  又挖了两天半,云开比自己预估提前了不少时间,身边的篓子可算装满。
  这篓子也颇有意思,平平整整放满后,再多放一小块也不行,好像再挤一块能把它给挤爆似的。
  见状,云开自然没有继续挖土,一手拎着背篓,一手拿着多出来的那块土,重新出了坑。
  “你这是……”
  边上正挖得麻林的月深,听到动静,抬眼便看到了云开拎着满满一篓的土,顿时惊讶不已:“你速度又快了,这总共才三天半,就凑齐一篓了?”
  好吧,他们两人的速度越拉越开了,人家三天半就挖满一篓,他紧赶慢赶至少也得五六天才行。
  果然,熟能生巧与熟能生巧到底还是有区别的。
  “满了就没法再装进去,我估计,应该要想办法先把挖好的土搬到哪里统一验收上交之类的。”
  云开边说边将自己多出来的一块土扔到了月深的篓子里,继续说道:“当初的招工告示上可是明确写着,招人挖土、搬土。”
  “那我跟你一起去找找,正好休息一下。”
  月深放下了锄头,篓子也没管,就这般留在坑时,自己一个人飞了上来。
  反正这里就他们两人,没谁会动这些东西。
  “快看,石屋那边,是不是又多了一间屋子打开了门?”
  月深刚上来便正好看到了石屋那边有新变化,挨着放锄头、篓子那些工具的屋子边上,果然又有一间主动敞开了门。
  “过去试试。”云开拎起篓子便往石屋走去。
  月深二话不说,当然是立马跟上。
  与他们料想的差不多,新打开的那间屋子,果然就是用来收放搬运过来的土。
  屋子中间有着一方一米多高的古朴青铜鼎,很大,十多个人围抱也未必抱得住,摆在屋子正中间,点了整间屋子大半的地方。
  “往那里头倒?”
  月深指了指青铜鼎,莫名觉得鼎口有些像张着巨嘴的怪兽,仿佛想要吞噬一切。
  云开也没有标准答案,不过照这情况看起来,多半应该如此。
  反正也就是一篓土,试过便知。
  她拎着篓子将里面的土直接往青铜鼎中倒去,而倒下的那一瞬间,云开竟感受到了来自青铜鼎无声的雀跃。
  一篓子的土倒进青铜鼎后,并没有直接沉底,而是在鼎中顺着一个方向转起了圈圈,转着转着,整个鼎内光芒四溢,一下子将整间屋子都照亮。
  下一刻,那光芒瞬间提升了不知多少万倍,便是云开与月深也无法直视,只能下意识地闭上眼。
  而就在他们闭上眼时,极光包裹中的那些土块通通变成了法宝、丹药、符阵等等各种各样的资源宝物。
  除了个别存在一些残缺、创伤外,大多数都还完整如新,而且皆是品阶极佳的好东西。
  若是云开能够亲眼看到刚刚那一幕,估计立马便能够明白他们挖的根本不是什么土,而是各种各样的宝。
  至于宝从何来?
  每一界秘境开启,那么多外来试炼者死在试炼途中,他们身上所有的家底可不就被秘境直接接收掉了吗?
  而此刻,她亲自挖出了来的,正是那些死在一轮轮试炼途中外来修士所携带的宝物之一。
  云开早就怀疑过,每一轮试炼的奖励来自哪里?羊毛出在羊身上,显然当初她便已经触及到了真相边缘。
  不过,等到极度刺目的光芒散去,他们能够正常睁开眼时,青铜鼎内所有由土化宝之物通通消失不见,半点土星子都看不到,就好像压根没有任何东西放进来过。
  “就这样吞了?然后呢?”
  月深见状,下意识地叨叨了一句。
  谷</span>  “然后”当然是指的工钱或报酬之类的,不过显然暂时并没有迹象。
  是本来就没有,还是说要等他们可以离开时再一起结算?
  还有,这么一篓子下去,他们挖土的总进度算是完成了多少?每个人总共得挖多少篓才算是完成?
  “篓子上有变化。”
  云开看了一圈,发现了自己篓子上出现了一圈类似刻度记录的条形。
  “一百条?如今才亮了半条?这么说亮整条得需要两篓土,全部都亮算完成任务的话,总共要挖两百篓?”
  月深脸色不可避免地变了变,算起账来清晰又沮丧。
  “就算你挖得再好,以后速度再提升一些,分摊下来一篓最少也要用三天时间,两百篓便得需要六百天!而且这还不仅仅只是时间的问题,一直呆在这里挖土出不去,咱们肯定还得交给凌云城每个月两万积分。六百天的话,妥妥就要花去四十万积分!要是我的话,呆的时间还得更久,花的积分也只会更多。这叫什么事呀!”
  这苦力干得真是亏到了家,半点酬劳都没有,他们还得贴上大量时间、精力、辛劳的汗水以及昂贵的积分,这处作坊当真妥妥就是一个大坑,专门来坑他们的坑!
  “那你不挖了?”
  云开并不打算夸月深数算得不错:“不挖完能放你走?那估计便只能一直在这里头消耗时间与积分了。”
  这里可不同于中年掌柜私自束缚他们的困阵,这是凌云城的一部分,设定的一切便是规则所在,而他们要做的是在规则之内将分摊到他们手中的事情做完并做好。
  至于最后到底会不会有报酬,或者说报酬能不能抵销他们本身付出的各种成本,估计只能看运气,并不是他们所能够决定的。
  但既然进了这里寻机遇,本来就得做好白走一趟,甚至亏本倒霉的准备,所以云开心态良好,坦然接受了眼下并不算太差的处境。
  说到底,也仅仅是要在这里耗些时间、费些力气,再用掉些积分,都是消耗有限且他们承担得起的。
  月深听云开这么一说,心气倒也很快平复了下来:“挖,怎么不挖?不仅要挖,还得好好挖,这样咱们才能早些完成离开。”
  至于报酬什么的,现在他也懒得去想了,早些挖完早了事便很好了。
  两人很快又重新回到了之前各自所在的坑继续埋头苦干。
  等云开挖满第二篓时,月深也正好填满他的第一篓土。
  “你挖得越来越快了,我怎么就快不起来?”
  月深看着云开的篓子,有些无语。
  明明他这几天当真拼足了劲,休息都尽可能减少,就是想要提升速度,谁知道再怎么样提升还是被云开抛得更远。
  他六天多才挖满一篓,而同样的时间,云开却是他的两倍。
  人与人的差别怎么能那么大呢?
  “你速度也有提升的,只不过比我提升得稍微慢一些而已。”
  云开笑着安慰道:“我速度基本已经稳了下来,没什么太多提升的空间,但你的潜力还是很大的。而且,我先挖完的话,腾出手来自会帮你一起挖。”
  只听提升空间对比这样的话,月深面对如此表扬,可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但听到后面云开说到时先完成了会帮他一起挖,这话便等同于天籁之音了。
  “你说得对,放心,我会更加努力提升速度的!”
  月深连连表示道:“到时你搞完了帮我挖,我也不会让你白帮忙的。”
  云开略一点头,倒也没有拒绝月深许下的好处。
  亲兄弟还得明算账,云开并不在意自己帮忙挖后,月深会给她多少报酬好处,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月深不会将她的帮忙看成理所当然,这便足够。
  两人很快拎着处各自的篓子重新去到了那间石屋,这一次,月深先往青铜鼎里倒下了他的第一篓土。
  倒下去后,剩下的整个过程并没变化,鼎中光芒散去,上交完成,月深的篓子上同样多出一圈一百根刻度线。
  唯一不同的是,月深的第一根刻度线可没有亮上一半,仅仅只亮了四分之一。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挖的土没你挖的重?还是没你挖的值钱?或者没你挖的香,没你挖的好看?”
  月深又好气又好笑,这明晃晃的区别对待实在是糟心,按他这亮线的程度看,硬生生要比云开再多挖个两百篓。
  欺负人也不是这么欺负的吧?
  云开也有些意外。
  但没办法,他们总共就上交了两篓,可比对的参照太少,的确很难判断出区别对待的真正原由与规律。
  “先看看我这一篓再说。”
  她也没有多想,直接将自己的第二篓土倒进了青铜鼎中。
  这一回,云开感觉那光芒好像更加刺目了,多费了一些功夫后,才可以重新睁开眼睛。
  “快看看你篓子上的刻度线变化。”
  月深比云开还要积极,眨开眼后第一时间便盯上了云开的篓子:“这……也太偏心了吧!”
  看着云开篓子上已经直接亮满了的两根刻度条,月深可真是深深体会到了这处作坊对他的嫌弃,以及对云开额外的偏爱。
  云开第一篓子土,亮了半根刻度线,第二篓子土,便直接亮了一根半刻度线,再看看他一篓子才换四分之一条刻度线,啧啧……
  月深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讲,明明都是一篓子土,难不曾土与土之前还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不成?
  云开却是想到了什么,很快笑了起来,道:“兴许还真是我这一篓子土比你以及我第一篓土都要更价钱得多,所以能够点亮的刻度线也就越多。也就是说,想要完成作坊给我们的所有活计,关键并不是看数量多少,而是我们挖到的土,它本身的价值。”
  “不都是一样的土,还能有什么不同?”
  月深完全想不明白。
  “具体的我现在也说不准,这样,一会儿你也去我那个坑一起挖,等多交几回后,估计便能够看出更多规律来。”
  云开觉得现在这个发现与发展其实挺不错,至少虽然判定的标准并不在他们这边,但她的运气挺好,这样一来应该会比预计中轻松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