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零八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432
  怀着新的期待,月深果断跑到了云开那个坑,高高兴兴地跟着一起挖土。
  而接下来,可能真沾到了云开的运气,所以月深篓子上的刻度线增长速度明显也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最好的时候,一篓土能够点亮整条刻度线,最差的时候一篓土也能换取半条刻度线。
  而且随着时间推移、挖土技术越来越成熟,他基本上已经稳定到了五天便可挖够一篓的速度,于他来说,成绩十分喜人。
  但与云开比起来,这样的成绩却明显不够看。
  时间上,云开早就稳定到了两天半一篓,速度依然还是月深的两倍,这方面的优势完全无法跨越。
  而每一篓土的质量,云开更是牢牢压在月深头上。
  明明两人都是挖的同一坑里的土,但月深也不得不承认,土与土之间还真是有区别。
  经他的手挖到的土还是经云开的手挖到的土,这才是最为本质的区别所在。
  虽然云开后来所挖的每一篓土,点亮的刻度线也不尽相同,但基本上都能够保持在每篓最少点亮一到二根刻度线的水平,好的时候甚至还能达到三根。
  这对月深来说,简直想都不敢想。
  时间过得很快,之后两人辗转又换了好些个坑,并没有固定在同一坑里挖土。
  不过像是什么时候换坑,换哪一个坑之类的,这种事月深压根不发表半点意见,全部交由云开拿主意。
  挖到这个时候,谁都看得出来,气运这东西,在这作坊里头格外重要,而云开的气运明显高居榜首。
  等两人再一次同去石屋上交一篓土,月深盯着云开已经点亮了大半的刻度线,再对比一下自己小半都不到,感觉不悲不喜。
  “你说,每回白光闪起时,青铜鼎里都发生了些什么?”
  月深对于刻度线增长的速度早就已经淡定如水,毕竟云开越快完成,也能够越早腾出手来帮他。
  而他现在,反倒是格外好奇那些土倒进青铜鼎之后会发生的事。
  每一回光芒大盛,亮得他们这样的金丹修士都无法直视,只能老老实实闭眼,神识什么的更是没法扩散出来探知分毫。
  这摆明了,就是不想他们看到那些土进入青铜鼎后的经过。
  月深之前还有些不甘心,想要悄悄借助法宝遮挡,探出神识暗中一探究竟,却不想刚准备偷窥,他的神识便差点儿受到了毁灭性的绞杀。
  好在他反应够快,立马彻底斩断了那点儿刚探出的神识,而青铜鼎在他识趣中断偷窥后也没有再做什么,所以才幸运地躲过了一劫。
  可越是这样,便越说明那些土倒入青铜鼎中后,一定发生了些特别惊人之事,且这样的秘密并不适合他们这些外来“苦力”知晓。
  “不知道,咱们只需明白,那些土肯定不是一般的土,就足够了。”
  云开又怎么可能会忽略这么明显的细节,而且她也曾试着寻找答案,只可惜那白光太过刺目,根本不是她能左右得了的。
  有好奇心没什么,但不是所有好奇心都需要想方设法得以满足。
  谁都有自己的秘密,秘境也是,凌云城也是,这处作坊同样如此。
  所以云开早就不去刻意关注青铜鼎里的土最终都去了哪里,是不是发生了些什么了不得的变化。
  “变化”!
  对,没错,就是这两个字。
  在云开看来,他们辛辛苦苦挖的“土”,肯定不是什么真正的土,都干了这么久的活了,要是这一点都猜不到的话,那就真是白干了。
  不过,那些“土”到底是什么,其实对他们而言并不重要。、
  他们本身就只是作坊临时招来的“劳力”,一个“劳力”并不需要知道那些内情与秘密,这才是正常且安全的关系。
  否则,真让她寻到所谓的线索或蛛丝马迹,发现了这里头最大的秘密,那估计她也没那机会完完整整离开作坊了。
  “啧,可惜这些土咱们根本无法私藏,不然带些出去,回头找见多识广的长辈们研究一下也好。”
  月深完全没掩饰他对这些“土”的兴趣,只不过这处作坊一早便从根源上断掉了他私藏的可能性。
  别说这东西任何储物空间都收不进去,便是在他们手上多拿久一些,“土”也会自行掉落到地上,人性的贪婪在这里起不到半点作用,反而会被动变得勤快起来。
  “劝你少动歪心思,多干活,不然小心作坊把你一直关在这里挖土。”
  云开白了月深一眼:“你要是太拖后腿,指不定到时就算我愿意帮你挖土,作坊也不同意。”
  “唉呀,我不胡思乱想了,我肯定好好干活,好好挖土,我刚刚都是瞎说的,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月深顿时有些紧张了,连忙改口解释。
  当然,他这话主要也不是朝云开解释,而是这处作坊,万一作坊当真觉得他居心叵测太不老实的话,说不定真可能把他给一直关在这里头一直挖土,挖到秘境关闭为止!
  见状,云开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理会月深,继续开始回去干活。
  枯燥的劳动总是格外无聊,有月深时不时闹出点笑话来调节下气氛,倒也显得日子没那么干巴巴的。
  在他们进入作坊足足挖满一百天之际,云开终于提前完成了她的任务。
  篓子上一百条刻度线全部被点亮,看上去生生让原本外貌平平无奇的篓子,仿佛一下子都高大华美了起来。
  “哈哈,太好了,你总共才用了一百天,那接下来咱们一起挖我剩下的那份,估计最多再挖个几十天,便能出去了。”
  月深比云开还要兴奋,因为从现在开始,他也是有厉害挖土大师帮忙的人了。
  云开正欲回应,突然间,她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瞬间便直接失去了意识。
  而月深则完完整整地看到了云开在他面前消失不见,一时间竟有些没反应过来,呆愣愣地好一会儿后才醒过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不是说好要帮我挖,然后一起离开的吗,你怎么能直接抛弃我,就这样自己先跑了?”
  谷</span>  月深总算意识到,云开这多半是完成了作坊任务,直接被作坊给送出去了,顿时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他还盼着有云开帮忙,自己可以用最少的时间挖完所有活计,早些离开这个地方,却不想作坊压根没给云开在这里头滞留的机会。
  作坊这也太不会变通了吧?
  人家云开自己都乐意留下来帮他挖土,人家都没说想要立马离开走人,这种时候作坊不应该是睁只眼闭只眼吗?
  月深觉得自己都要气炸了,可偏偏他就是气死也无济于事,作坊里的行事规则根本不受他的意愿支配或改变。
  原地跳了好几脚后,月深这才慢慢平息了下来。
  事到如今,他根本没办法,只能继续老老实实一个人去挖完剩下的活计。
  唉,看来投机取巧什么的,在这里头是完全行不通,没了云开的气运可蹭之后,也不知道接下来他还得挖多久,才能够顺利离开。
  月深十分悲催的独自干活,而此时云开睁开眼后,却发现自己站在一条十分特殊的小溪边。
  之所以说特殊,是因为她发现这附近除了小溪外,其他东西都被一层又一怪的迷雾包裹着,而她的人与神识一样,完全无法穿过迷雾。
  也就是说,在她此时能够感应到的世界时,除了自己以外,剩下的便只有眼前这条小溪。
  不仅如此,再仔细往溪水中看去,便会发现清澈见底的溪水中,隐隐有什么东西不断跟着溪水一起流动。
  没等云开来得及更为细致地察看溪水的情况,突然天空响起了一道机械声,直接提示云开有三次机会,可以从溪水中捞取作坊付给她的酬劳。
  当然,三次机会并不代表每一次都能够捞到东西,也不保证东西的好歹,总之最终结果还是看云开自己,捞到什么算什么。
  三次机会用完后,人便可彻底离开作坊,重新回到凌云城中。
  见状,云开倒是松了口气。
  自己竟突然来到这么一个地方,只是为了结算酬劳,可见这也算是一间“正经”作坊。
  唯一有些打乱计划的是,她没办法帮月深挖土干活了。
  以月深本人的速度加运气,没她搭把手后,也不知道还要在作坊里头挖多久。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不是她说话不算数,而是作坊规则并不允许她完成自己任务后再继续留在其中。
  沿着小溪走了一段路,云开发现这条小溪前看不到头,后见不着尾,而之前她也并没看错,这清可见底的溪水中当真还有其他东西顺流而下。
  自己只有三次机会,捞到什么算什么,果然完全没有半点技术含量以及操纵空间,这里又是一处只需指望运气吃饭的地方。
  是以,云开也没有再耽误,微微蹲下身子,伸手便往溪水中捞了一把。
  感觉手中的确像是捞到了什么东西,云开自然不做纠结,直接就这般收回了手。
  一支毛笔?
  看着手中灵气十足的笔,她顿时陷入了沉思。
  像是个不错的东西,可关键她完全不会用。
  是以很快,云开直接把毛笔给收了起来,打算以后再慢慢研究用处。
  第二次,云开也没有空手,而且还捞上了一个大家伙,四四方方半人高的一块石头,顿时让云开惊喜万分。
  作坊那几间石屋建起来用的正是这样的石头,当时云开就怀疑过那些石头原材料绝不简单,可惜并没机会弄到一块半块的,没想到这会儿倒是捞到了如此大一块原石。
  就凭这块大石头,她给作坊干了一百天的苦力,当真一点都不亏。
  云开自己也看不出个具体来,当下便将半人高的大石头给收了,到时让小核桃帮忙掌眼。
  都是石头,想来身为星源初石的小核桃,定能够看出这块石头的特别之处。
  “还有一次机会!”
  云开下意识地搓了搓手,前两回她都没落空,最后一次要是没捞着也无所谓,捞到了便是锦上添花。
  她的心态向来极好,所以第三回伸手依然稳稳当当,毫不拖泥带水。
  大概当真是有试炼榜首的隐形优待加成,所以云开第三次依然没有落空。
  只不过,这一回她捞上来的东西有那么一些奇怪,一条细细的树枝,树枝上还倔强地挂着两片可怜巴巴的树叶。
  没错,真的只有两片,而且不论是那两片叶子还是整条小树枝,看上去像是马上要彻底枯死掉一般。
  云开下意识地都不敢怎么晃动,生怕一个不小心,上头的两片叶子直接掉得毛都不剩。
  可事实上,她的担心明显多余。
  因为叶子不光没掉,而且突然间,她手中像是要死了的小树枝却是猛地窜上了她的手腕,直接在她手腕上围了好几圈,看上去像戴上了一圈圈的镯子。
  小树枝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云开都没来得及阻止,与此同时,那两片树叶朝她手腕“咬”了一口。
  也就是这一口下去,云开与小树枝之间竟直接建立起了微妙的感应联系。
  如此意外的突发状况,着实打了云开一个措手不及,但好在小树枝明显已经认她为主,而这东西本身于她应该并没什么危害。
  且两者建立起感应的瞬间,云开便知道了小树枝的心思,明白它为何要这般急不可待地认她为主。
  好家伙,这是完完全全冲着她体内那股特殊而神秘的“力”来的呀。
  更为准确来讲,小树枝因为能量枯竭,不得不一直处于沉睡之状,而且这样的状态它也持续不了太久,若无法得到新能量滋养的话,便将真正枯死。
  而云开体内那股特殊又神秘的“力”,正好是可以给小树枝提供生机的能量!
  是以被云开捞起来,沉睡中的小树枝闻到云开身上甜美的香气后,几乎是本能般地做出反应,缠上了云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