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二百零九章
作者:青莲乐府      更新:2022-01-13 13:07      字数:4383
  云开没想到,竟是自己体内那股特殊而神秘的“力”直接替她收服了小树枝。
  当然,能以那股“力”为养料者,又怎么可能是普通的树枝?
  而此时小树枝虽误打误撞下咬了云开认了主,但也因为受限于主人,所以除非主人自愿“喂食”,否则它顶多也就是蹭一点味道提提神,根本不可能真正动得了那些“力”。
  是以,察觉到小树枝快在饿的边缘拼命挣扎,不断向她求助后,云开便试着喂了小树枝一点儿“力”。
  真的只是一点点,比着如今体内的总量,不过九牛一毛。
  倒不是她小家子气舍不得,只是第一次投喂,她也不知道喂多少好,少了不够还能慢慢再添,一下子太多的话,她也怕直接把小树枝给撑爆。
  可不论什么原因,总之如今小树枝认她为主,这也是他们之间的缘分。
  但她还真是低估了小树枝的好胃口,那点儿“力”,明显给它塞牙缝都不够。
  感受到小树枝急切又委屈的情绪,云开只好又喂了一些,这回明显多了不少。
  可小树枝就像个无底洞一般,还是不够,云开见状,只得连着喂了几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多。
  “你这也太能吃了!先就这么样吧,饿不死就好。”
  最后,云开果断停下了投喂。
  她挣点“力”也不容易,这眼看着一下子被小树枝给吃了一成,再喂下去,她体内所有的“力”怕都不够喂饱对方。
  小树枝还想吃,那么美味的东西多少它都吃不够,可偏偏云开说不给就真的不再给了,狠心得紧。
  “别装可怜,没用!你知不知道我这东西有多么来之不易?你什么都不干,三两口就给我吃光,那来那么好的事?”
  云开直接拍了手腕上缠了几圈的小树枝:“赶紧松开,别挂我身上,挂着也没了,以后还想吃,就得好好干活,证明你有价值才能继续吃,不然我可不会白白养着你。”
  要是吃的是普通些的东西,养着也就养着,可这小东西太会吃了,不好好管控一下,直接便能够造个精光。
  小树枝虽说没有一口气吃饱,但补充了部分能量后,整根树枝都显得生机勃**来,两片叶子绿油油的,一看就知道绝不会轻易掉落。
  而下一刻,两片叶子轻轻碰了碰云开,带着几分撒娇讨好的意味,明显不想从云开手腕上下去。
  不仅如此,它还直接将体形缩小了不少,造型也稍微调整了一下,变得更像一只戴在云开手上的饰物镯子。
  见状,云开倒也没有再强行把小树枝给扯下来,爱挂在她手腕上便挂着吧,反正也不耽误她的事。
  不过,估计这样一直贴着手腕,对小树枝来说,肯定也能够得到一点点体内“力”的滋养,否则小树枝也不会死皮赖脸强行挂着。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
  云开想要从小树枝那儿得到答案。
  可惜的是,哪怕已经认主,但此时的小树枝就像是个懵懂的婴儿一般,除了一些本能的需求表达,其他却根本没法替她解惑。
  “连你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我留着你有什么用?”
  云开见小树枝直接开始“装死”,还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罢了,暂且养着吧,不过若是以后一直都没用的话,就算你撒娇耍赖,我也不会总干亏本的事白白喂你,你就等着饿死吧。”
  小树枝微微摆了摆,瞬间竟真的化成了一只碧绿的镯子,彻底装起死来,好像这样的话,它就什么都听不到,也完全感应不到主人对它不满的心意一般。
  看到直接变成碧绿镯子的小树枝,云开着实忍俊不禁。
  好吧,她这回怕是真捡到大宝贝了,等日后进到传承殿,定是要好好查查这小东西的来历,当然,也要好好找找她体内那股特殊之“力”的真相。
  也不知道到底是小树枝占了她的便宜,还是她占了小树枝的便宜,怔愣之间,她已经离开了那条小溪,重新回到了凌云城内,整个人出现在那间有些眼熟的招工作坊大门口。
  很好,这地方一点都没有变,便是作坊大门打开的角度都与当初进去时一模一样。
  哦,也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不同之处,那便是当初的招工告示,此时已经不见了踪迹。
  所以,这是不需要再招人了?
  还是说,已经进去过的,出来后自然而然就不会再看到那张告示?
  怎么样都好,云开没有多想这个并不重要的问题,她下意识地朝半开着门的作坊内瞧去,此时真正考虑的是,到底要不要一直守在这里等着月深出来。
  不等吧,两人之后未免还能再在凌云城甚至整个核心地带各处碰上,多少显得有些无情无义的样子。
  等吧,谁知道月深还要在作坊里头挖多少天的土?
  她试着在这附近留下自己一缕神识蹲守,可惜在外面世界能轻易做到的事,放到这里头根本不被允许。
  神识消散得很快,根本地没办法长时间保留。
  她又试着把吞天给叫出来帮忙蹲守,但问题是,凌云城对契约兽的排斥依然如故,吞天根本出不了空间,这会儿功夫睡得不知多香。
  看得云开都有些羡慕吞天了,神兽就是好,睡觉也能修行,修行晋级还能直接沾她这契约对象的光。
  算了,等出了凌云城,到别的地方可以召唤出契约兽时,她一定要好好指使吞天干活,勤劳是美德,在她这里,神兽也得遵守这个美德!
  神识不能留,吞天也没办法出来帮忙,云开只得在自己的储物空间中扒拉自己的家底,看看能不能找出个把代替自己守在这里的东西。
  如此既能解放她这个劳力,也能够确保月深出来后,自己第一时间便能得到消息及时赶过来。
  扒拉了好一会儿,云开都没有寻到什么合适之物,而就在这时,她的身边突然闪过一道白光,下一刻,月深就这般出现在她面前。
  “啊,云开,你还在这里等我呀?真是太好了!你可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大好人,能跟你做朋友,是我月深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哈哈!”
  看到云开,月深顿时笑得嘴巴都合不拢,毕竟他还真没想过云开会一直守在作坊大门口什么都不干,就这般白白浪费那么多天时间,光等着他。
  云开这般举动,落到月深眼里可不就是有情有义,真正把他这个朋友放在心上了吗!
  “你怎么这么快出来了?”
  云开对于“有情有义”这个夸赞,还真是稍微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虚。
  毕竟刚刚她实在寻不到合适的替代物留在这里蹲守,心里多少已经起了走人的打算,只不过并不会走得太远,以便时不时方便是回来瞧上一眼。
  却不想,她还没正式走人,月深竟这么快也出来了,这速度跟她几乎是前后脚呀,想想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
  要知道,她完成任务时,月深最少还有一半多的刻度线没有点亮,就算气运逆天,下一篓子直接点亮几十条刻度线,那也得花上几天功夫才能挖满一篓子土吧。
  所以,月深这明显快得离谱,快得不正常。
  “快吗?我一个人整整又挖了九十多天,也不算快吧?”
  月深完全没意识到,自己与云开差不多是前后脚出现在这作坊大门口的,所以当然不理解云开为何还会说她出来得快。
  “九十多天?”云开瞬间便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当下说道:“所以你挖完土直接便被送到了这里?再没去过别的地方了?”
  “那当然,篓子上的一圈刻度线全亮起来后不久,我就被直接送出来了,一出来便看到你,还能再去别的什么地方?”
  月深更是一脸懵,总觉得自己跟云开明明说的是同一件事,但好像又不是同一件事一般。
  “所以,你在回到这大门口前,压根就没有到过一处小溪边?也没有从溪水中捞取过你这次挖土做工的酬劳?”
  云开这回说得更明确了。
  她差不多已经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只是没想到自己明明才在那条小溪附近呆了不到一柱香的功夫,结果却差不多是月深在作坊内挖土的九十多天那么久。
  “啊?没有,从来就没有什么小溪,我的酬劳直接在作坊里便收到了。”
  月深顿时也明白,自己这是又被区别对待了。
  两人都拿到了作坊给出的酬劳,但很明显,不但是领取酬劳的地点、方式不一样,甚至连时间流速上怕是都出现了问题。
  他当下便告诉了云开自己都得到了什么样的酬劳:一瓶极品疗伤丹,一枚极品越界符,另外还有他在作坊内挖土那么多天花去的积分,也一并补回给了他。
  月深觉得这些酬劳还算不错,不说那瓶极品疗伤丹,光一枚极品越界符便能让他可以像化神大能一般撕裂三回空间,关键之际,完全是救命的底牌。
  但现在看来,他的酬劳应该远远不如云开。
  见状,云开也简单讲了一下她的酬劳得来的过程。
  神秘的小溪、三次从溪水中捞取酬劳的机会,最为关键的是,她捞完酬劳压根没花多久功夫,不过一柱香的功夫罢了。
  偏偏一柱香后,等她重新回到作坊大门口时,月深也就比她迟了那么一小会儿功夫便出来了。
  “这说明,你在那处小溪边呆的时间,一柱香能顶我在作坊里九十多天。”
  月深没有问云开具体都捞了什么酬劳,而是直接得出了他的结论:“很明显,这是因为你挖土挖得特别好,所以得到了挑最好酬劳的机会,而我挖得远不如你,便只能原处拿基本的报酬。如此也算合情合理。反正我这一回可不亏,收获已经颇丰了。”
  月深想得开,也幸好拿酬劳的地方不同,时间上出现的差异极其巧合的让他及时又追上了云开的步伐。
  要两人真差了九十多天,万一中间出点什么突发状况,导致云开没法一直等在这里,指不定两人便再也碰不上了。
  跟着云开有肉吃,这么一想,作坊的区别对待,于他反倒是件好事。
  “你帮我看看,这是支什么笔?”
  云开将自己第一回从小溪中捞出来的毛笔取了出来,让月深帮她掌掌眼。
  到底是仙界来的人,见识面再如何也应该比他们下界小世界之人要更为广博一些。
  月深接过云开递来的毛笔,当下神色就有些不同起来,等细细查看一番后,不由得啧啧感慨道:“你这到底是什么运道,竟是捞出一支小神笔来。”
  说着,月深运起灵力,举起毛笔在空间随意画了一只小鸟儿,转眼间,那间鸟儿变成了真的,扑通扑通几下飞了起来。
  “这么神奇?画什么都能成真?”
  云开也被眼前这操作给惊到,伸手一抬,那只小鸟儿便被她抓到了手里,仔细检查后发现的的确确已经是一只有血有肉、活生生存在的小鸟。
  “要不怎么叫小神笔?”
  月深说道:“不过这笔很挑使用者的修为、悟性还有画艺等等,不是谁都能拿着它画出东西来,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画出想要画的任何东西。越是厉害之物想要成真,便越是艰难,其中还涉及到了不少天道限制,太过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他的话刚说完,云开手中的那只小鸟便渐渐咽了气散了个干净,总共也没活十来息功夫。
  “你知道这支笔原来的主人是谁?”
  云开觉得月深应该是知道些内情的。
  这笔多半来自仙界,估计是某位仙界大能送给徒弟或者子侄后辈的,只不过拿着小神笔的人应该已经在凌云秘境历练中出了意外。
  月深没刻意隐瞒,但也不好过多解释,只是大概解释了一下:“我师叔的一位朋友,曾一口气炼了三支这样的小神笔,后来这三支小神笔最后都花落谁家,我是真的不清楚。不过你这支笔的确是那位炼器大能所制,这一点不会有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