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四百八十六章 天主帝尊
作者:是花火啊      更新:2022-06-16 19:42      字数:3316
  众人大跌眼镜,尤其柳丞相脸色已经是涨红一片。
  “你可知我前阵下山为了找你,辗转了多少地方,你这小没良心的,丢下我老头子就跑没烟了,哼!”洪九像个孩子般大倒苦水。
  花初七才不上钩,嘴角扬起一抹笑:“要不是我,你巫族哪来的新任少族长,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即便是她也不曾料到,小新就是巫族遗失在外多年的传人,而禹儿和他,也是不折不扣的亲兄弟。世界可真小。
  “九,九长老,你莫不是认错人了……”柳丞相在一旁试探的问。
  洪九顿时不干了,胡子一撇,怒气顿生:“怎么,你在我质疑我老头子?”
  “不敢不敢,九长老的徒儿自然是西泽的贵客。”柳丞相露出一副比哭还难看的笑。
  忽的,洪九面色微诧地看向远方,呢喃道:“族长怎么也来了。”
  花初七心头一跳,总觉得有什么事将要提前发生,尘埃落定的时候不远了。
  “恭迎巫族族长。”随着洪天明的出现,整个宴场的人陷入了新一波的激动中。
  巫族,距离神最近的神秘部落,在他们心中已经和神无二。
  洪天明瞄准洪九面前的女子,经过岁月洗礼之后的眸子尤其熠熠生辉,张口道出两个字:“天主!”
  什么!
  “你胡说什么,这个女人也陪称为天主?说她是魔人还差不多!”让人不知,碧水怎么会不知道洪天明这句称呼的意义。
  千年之前望天大陆就流传的天主,那个承天下大运的人,为天下之主的人,怎么可能是这个该死的女人!  洪天明目不斜视,多年上位者的气场显露出来,惹得碧水悻悻闭嘴,这才开口:“如今魔尊已经出现,天主定然也随之诞生。我族天枢神迹中早有提示,花初七,就是天主!众所周知,唯有天主才能抵抗
  魔尊。带领我们捍卫家园!”
  还,还有这么一说?
  在场的多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听他这么一说明显打破了以往的认知,多少心头存疑。打量的目光纷纷落到那个坐如泰山的女子身上。
  就在这时,谁也没想到一道黑影像鬼魅般静悄悄掠了过来,猛的跳起,手掌是汹涌的魔气!
  “小心!”洪九最先看到那个蒙面的男人发出攻击,连忙提醒花初七。
  可是,他的目标却不是她!
  面对即将到来的攻击,鸿蒙不为所动,继续喂了口糕点,纤长的手指在空中划过完美的弧线:“乖,张口。”
  花初七将将咬下一口,近在咫尺得魔气就像被一堵墙挡住了一样,空有架势,却无实力。
  “族长,他,他是魔人!”洪九惊了一跳。
  洪天明也早发现了这点,沉声问:“说,你是不是魔尊派来的?”
  “这个人是百里青青带来的,而百里青青可是一直和圣女走的很近哦。”花初七好整以暇道,三两句就轻而易举得把众人的惊恐怪罪到她身上。
  顿时,审判得目光将碧水凌迟了一遍又一遍。
  “你对我做了什么!”偷袭的蒙面男子发出困兽般的叫声,此刻他在距离鸿蒙一米得地方被定住,一动不动!
  “笨,早在悦来客栈我们就发现你这只小魔人了,阿蒙在你身上下了结界,只要你显露魔气必被反噬。”花初七舔舔嘴巴,好整以暇道。
  这个男人……洪天明和洪九对视一眼,目光倏地激动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鬼厉的笑声飘扬在夜空上方,“鸿蒙,你以为这样就能困住我吗?”
  正说着,男人脸上的布一下子震碎了,露出一张熟悉无比的脸。
  “秦少秋,是你!”白宿一语道破他的身份,举座大惊,谁也不会想到人人得而诛之的魔人竟是东曜的皇子!
  花初七终于正色,目光复杂:“不对,他现在不是秦少秋。”
  “是虚珏附身在他身上,他,是魔尊。”
  鸿蒙薄唇刚道出他的名字,众人只见秦少秋脸上忽然扭曲成一片,好像承受着被撕裂的痛苦,“啊!好痛,魔气都给你,不要杀我我不要死!”
  “他在占有秦少秋的身体,他需要他身体里浓郁的魔气。”
  洪天明诧异道:“那原主人的灵魂就只能……破灭了。”
  不过眨眼得功夫,秦少秋身上的气势又是一变。怎么说呢,好像整个人脱胎换骨,由里到外散发出阴沉而狂放的气息,如一个黑暗中的王者,睥睨一切。
  “魔尊,真是魔尊!”洪九惊呼。
  “白凰!此时不出更待何时。”
  随着花初七一声令下,由她体内瞬间升腾起一注金色光芒,随着“镪!”一声凤鸣,神圣的凤凰翱翔在夜空之上,威严而不可侵犯。
  “是凤凰啊!天呐,就是天主,她就是天主!只有天主才配有神兽!”
  底下的人群喧闹开来,洪九和洪天明也是一脸不可思议。
  更不可思议得是,秦少秋,或者说是魔尊,并没有因为白凰的出现而露出惊恐,反倒是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你这么紧张他?”魔尊问。
  花初七翻了个白眼,严阵以待:“我不容许你伤害我的人,他是我的。”
  鸿蒙看她一脸护犊子的模样,哭笑不得的捏了捏她得脸蛋。
  “哈哈!何时堂堂神邸帝尊如此低微了。”魔尊不屑道。
  等等……
  神邸……
  帝尊……
  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望天大陆魔门少主?是每日跟在花初七后面伺候的男宠?这怎么可能,太玄幻了吧!
  所有人的目光都炙热起来,不为别的,仅为一个“帝尊”名头。
  “虚珏,你耍无赖。”花初七挑眉道,“约好云海之巅,你却提前偷袭,不守信用算什么王。”
  她表面说的轻松,可鸿蒙知道,她是再担忧他。魔尊融合了这么多年吸取的魔气,实力不容小觑。若是以前,他根本不惧,可现在黑龙不曾完整归位,而他,亦还差了样东西。
  “别紧张,我只是……提前玩场预备的。”虚珏冷冷一笑,直接出手。
  由天地汇聚的魔气四面八方涌了过来,白凰飞旋在半空,扑棱着翅膀以打乱魔气。
  “砰!”
  灵气与魔气的碰撞声根本不是寻常人所能承认,不少人直接吐出一口心血,面色青紫。
  “你们都快离开这儿。”花初七眼见鸿蒙和他直面对了一击,沉着的对洪九等人道。说罢,和鸿蒙并肩而立。
  黑与白的冲击,视觉和灵魂的双重震撼,这才是力量的碰撞,这,就是神的力量。黑白的漩涡形成一股中空的龙卷风将三个人包围住,也隔绝了外面的窥探。
  “你还是这么紧张他。”虚珏看向花初七,淡道。
  “收手吧。道不同本不相为谋。”
  鸿蒙打断她,将她护到身后,深邃如古井的眸色沉沉浮浮:“要打,奉陪。”
  说罢,两个人一言不合又对抗起来。  情势不妙啊。花初七颇为心焦,正常情况下虚珏绝不是鸿蒙的对手,可前者因为吸收了秦少秋的魔气,加上是别人的身体,他可以忌惮的接受反噬,大不了就是毁了一个躯壳罢了。鸿蒙怎么和一个不计
  较后果的魔尊比?
  正在这时候,漩涡外忽然飞来两道灵光。直接飞入了鸿蒙体内。
  两股力量一汇聚,自成一体。鸿蒙有了本源的填充,回复了些许力量,虚珏难以应付。
  “芳菲和白宿身上怎么会有属于清霖大帝的神力?”花初七能感受到两道灵光的来源,脑中一闪,恍然明白过来。
  原来白宿的师傅是清霖,也就是是苏芳菲提到的的高人。
  “砰!”又是一声不相上下的对撞。
  鸿蒙拭去唇角的血,长身玉立,清冷的面上露出一抹颠倒众生的笑:“继续吗?”
  “呵,实力不减当年啊。我故意趁你最弱的时候战你一次,就是想看看你我的势力。看来,帝尊的名号也不是浪得虚名。今天不算,三日后的云海之巅,我会打败你的。”虚珏笑道。
  “等你。”
  鸿蒙话落,对面的男子最后看了眼花初七,就化作一缕魔气飞入天际,融入夜色之中,不见踪迹。
  魔尊一走,刚才形成了巨大漩涡也随之土崩瓦解。
  众人望过去,只看得到两人,哪里还有魔尊的踪迹,正当他们松了口气,只听一声痛苦的女声混着血腥味传来。
  “七七,这是我送你的最后一个礼物。这个女人几次三番陷害你,早就该死了。”
  花初七扭头一看,碧水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哎。
  “镪!”白凰回归到她的体内。
  空气中又恢复了安静,只有刚才那股压迫人喘不过气的气势犹存,证明着刚才的惊心动魄。
  “拜见天主,拜见帝尊!”  没有人开头,所有人异口同声齐呼。比刚才洪天明的到来更多了一股崇敬和敬畏感。甚至没有人为碧水的死惋惜什么,因为刚才白凰的出现和鸿蒙得实力,已经足够说明一切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