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三十九章 来或不来
作者:月满天歌      更新:2022-06-16 19:44      字数:2475
  没有变,就很好吧?于尘心里有些甜蜜的。
  意识还是恍惚的迷糊,周围的一切,那么清晰又那么不真实,阳光暖的虚幻,人的说笑声也飘飘忽忽,时近时远。
  “要来了。”她忽然说。
  “什么要来了?”有人问。
  “风。”于尘吐出一个字。
  一阵细微的风略过院子里。
  彼时已经是春天,树木发了芽,虽然不及盛夏的郁郁葱葱,但也茂盛着,院子的周围都被高大的杨树覆盖,随着风吹,摇晃起来。
  “哟,你这说刮风就刮风啊?”有人惊笑,颇有几分佩服的味道。
  于尘没有说话,仰头去看天空。
  天上刚才还晴好的一片,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云彩在汇聚起来,洁白的云朵大团大团,遮蔽着蓝天。
  没有多久,一半的天空就被云彩遮盖。
  云彩不断的压低着,天空好像要掉下来。
  “风来了,风来了。”于尘忽然开心起来,发出一串清灵灵的笑声,转着圈儿蹦蹦跳跳。
  “要来了,他们要来接我了。”她喊着,眼睛亮亮带着兴奋。
  期待自是不言而喻。
  可是谁要来接了?她自己都不知道。
  可是她知道,这个人会来,因为自己到了这家医院里。他不得不来了。
  “哟,还真敢来啊。”忽然一个声音。
  于尘转头,发现院子的门口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人,一个高高胖胖的中年男人,四十来岁的样子,脸上肉肉,倒是几分佛陀的相貌。
  “我倒想看看,这风能刮多大。”他说。
  仿佛回应,呼啸的风声瞬间浩大起来,席卷着天地间的一切,巨大的杨树被刮的在风里乱舞,树叶哗哗的声音狂乱的响着。
  “刮个风算什么本事。”这胖胖的男人说。
  一个年轻的男孩,静静站在他身后旁边的位置,仰起头去看天,被他视线的余光看见,转了转头。
  “哟,你也出来了。”胖胖男人说。
  “你都出来了,我怎么不能出来。”年轻男孩回敬。
  这男孩,一头枯草般乱卷的发,眼睛细细长长的,小小的脸上布满雀斑,站在那里仰着头,眼里有不屑。
  “你还敢出来啊。”胖胖男人说。
  “她都来了,我怕什么。”男孩道。
  他说话的声音含糊不清着。
  风卷起人的衣服,寒冷包围过来,于尘的发被吹乱了,却还固执的望着周围的一切,仰起头看着天空的云彩舒卷变幻,不断的聚集,堆压。
  白云堆层层叠叠,浓密像是随时都会炸裂开来,又不断深层次的挤压,渐渐压出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里好像什么人想挣扎着出来,像是末世来临的景象,又像是天神降临的前兆。
  “来啊,我看你敢不敢。”男孩笑的不以为意,没有任何的惧怕和挑衅,但有一种平静而不愿后退的挑战。
  像下战书一般。
  “你怎么知道他不敢?”胖胖男人说。
  “敢就敢,谁怕谁。”男孩含糊不清。
  “我怕你俩行了吧。”胖胖男人笑着回他。
  开玩笑。谁会怕。
  两个人仰头望着天,脸上都有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都在期待着什么,也都在等待着什么。
  而这一切,他们好像也已经期待很久,等待很久。
  雨开始落下来。
  细碎零落的雨线,和漫天的云彩不成正比。
  白色的云朵渐渐的染上乌黑的颜色,风继续狂乱地刮着,吹得人睁不开眼,于尘眯起眼睛去看天上。
  胖胖男人和男孩,也眯着眼睛去看。
  “这雨越下越大,得走了,回屋了。”刚刚发瓜子的女人说。
  “就是,赶紧回去,下雨了谁不回去淋谁。”有一个妇人符合她的话,大家就都跟着三三两两往病房里走。
  于尘妈妈也要回去,问于尘,于尘眼睛盯着天空。
  “你先回去吧,我不回去。”她说。
  “那一会儿雨下大了你回去,别淋着。”于尘妈妈叮嘱。
  雨会下大吗?于尘盯着天空的景象。
  没有。
  风一直持续刮,但有减弱的迹象了,呼啸的也不那么厉害。
  “来啊,再来啊!”于尘喊。
  风就忽而又猛烈。
  反反复复的,直到渐渐静止下来,只能偶尔一点小动静,回应着于尘。
  “看来他还没那个本事。”一脸雀斑,脸庞小小的男孩说,嘲讽又好像并不太在意。
  “你有那个本事啊?”胖胖男人闲闲地说。
  小男孩就笑。
  “我也没有。”他说。顿了顿,又补充,“都啥时候了,谁还整那么大的动静,作死呢。”
  “不拼一把,他能过来吗?”胖胖男人就说。
  于尘听着他们的话,不甘心望着天空风停雨歇,没有多久,白云和乌云也都慢慢的消散,好像刚才的景象没有出现过一样。
  似乎所有的天地异变,只是一场偶然。
  于尘茫茫然有些失措。
  他来了,还是没有?
  她弄不清楚了。
  两个男的看着她,看了一阵子,男孩先走。
  “都停了,没啥看的了,我先回去了。”他说,没有再多看于尘一眼。
  “这就回去了?才出来多大会儿啊。”胖胖男人跟在后面。
  “出来那么久干嘛?”男孩说。
  “天天关屋里你也不嫌憋得慌。”胖胖男人说。
  “不是有你陪我吗?”男孩说。
  两个人说着话就走了,临转角,胖胖男人又看了于尘一眼,似笑非笑的。
  于尘自己院子里呆了一阵子,有些惶然地回到屋子里。
  为什么,他没有来呢?
  那个人,是力量不够了吗?
  为什么不告诉她呢?
  她可以给他力量。
  于尘忽然觉得是可以的,只要他们有想做的事情,只要他们想去做,那么,她可以给他们力量。
  但是为什么,他们不再从她这里取走力量了呢?
  她想不明白。
  回到屋子里没有多久,已经是晚上,于尘妈妈去做饭,于尘待在屋子里呆呆思考一些问题,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那个人,到底来了还是没有?
  她恍恍惚惚的,觉得他已经在了,又分不清楚,到底哪个是他。
  这医院里,还有什么自己没有进去的房间呢?那个人会不会就在某一间屋子里等她?等着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开心快乐?
  她带着这种想法,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转,但有的屋子里有人,有的屋子里锁着门,没有一间屋子里,出现了她想见的人。
  但是在最靠里间的屋子里,于尘看见了那个胖胖的男人,和那个男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