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6am金沙信心之选

第三十六章——疲军之计(下)
作者:雪颖风      更新:2022-06-16 19:55      字数:4450
  第三十六章——疲军之计(下)
  当陆逊命令大军就地扎营还不到半个时辰的时候,躲藏在山越叛民营寨之中的李巨便已是从吴才的口中得知了消息。
  当吴才从手下之人的口中得知陆逊一行人扎寨的时候,他心中便是有了一丝想法,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一个上天赐予的机会。
  若是能够牢牢的抓住这个机会,还用得着害怕官军的清剿吗?
  这可是一个用来震慑江东孙氏集团的机会,一旦将其全灭,绝对会引起孙权的忌惮,从而不敢再次轻易派兵清剿。
  只是他虽然心中有了一定的想法,但若是让他去做,怕是很有可能将其搞砸,至少做不到全歼官军。
  因此,他必须要找一个人好好谋划一番,确保不会放过任何一人。
  而此时能够出谋划策的人也就只有李巨了。
  “李先生,对方现在可是在扎营了,这可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听闻了吴才的话语,李巨的眉头不露痕迹的轻皱了一下,随后便是轻声的呢喃了一句:“竟然扎营了啊!”
  李巨知道,若是现在去选择袭击陆逊,绝对能够拿到不小的收获,他确信,就算陆逊在安排大军扎营休息的时候有所提防,但在这丛林之中,终究是山越之民的地盘。就算有所准备,在自己的谋划下,那些准备也都只是虚妄。
  然而他为何就一定要帮助山越之民到底呢?
  一方打败另一方的场面可不是他所想看到的,他所想的就是将水搅浑罢了。
  而现在,正是他所能抽身的时候。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接着对付陆逊呢!
  既然陆逊等人想要安营休息,养足精神,那么就让其休息好了。
  瞥了一眼满脸激动神情的吴才,李巨的心中发出了一声轻蔑的讥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淡淡的开口说道:“你竟然会说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简直就是可笑!”
  “若是你想死的话,那么你就去吧!”
  李巨的话语就犹如一盆冷水一般,径直的浇在了吴才的头上,使其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
  紧皱着眉头,吴才冷冷的开口说道:“李先生,你这是何意?”
  “不愿意听?”李巨不屑的轻哼了一声,“那你来找我干嘛!”
  “吴首领,你要知道,你到现在还没有被官军所抓到靠的可是我,而不是其他什么!不然的话,你信不信现在官军都已经打到着营寨门口了!”
  听着李巨的话语,吴才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对着李巨行礼道:“还望李先生有所指教!”
  “指教不敢当,只是你难道会觉得对方既然敢就地扎营,难道就不会有所准备吗?”李巨瞥了一眼吴才,淡淡的开口说道,“你要知道,你若是想要前去伏击,人多了,对方就会提前发现,而人少了,又会中了对方的埋伏,你觉得你现在还想着去袭击对方吗?”
  “若你真的带人去了,怕是连怎么死都不知道,毕竟在人数上来说,你并不占优!”
  “这是对方故意做出的姿态罢了!”
  听闻了李巨的话语,吴才也是不由一惊,身子瑟瑟发抖:“可是……若这样不管不顾,在这之前所做的一切可就白费了!”
  “白费?吴首领,这你可就说错了!”李巨轻笑了一声,对着吴才说道,“一开始我们的目的就仅仅只是为了拖延时间,来给自己更多的准备!”
  “现在我们已经做到了,又如何能算是白费呢!”
  “最多也就只是给了对方回复士气的机会,然而这重要吗?”
  “对方想扎营就扎营吧,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做的了,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做好明日对方会攻城的打算!”
  吴才听闻了李巨的话语,不由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之后,吴才轻叹了一声,对着李巨躬身行了一礼,退了出去。
  “李先生……我……明白了!”
  望着吴才离去的背影,李巨的双眼不由的紧眯了起来,心中暗自呢喃道:“果然是个白痴,随便一说就相信了,注定是会被覆灭的存在!”
  “也好,我也该准备离开这个破地方了!”
  ……
  原本陆逊还一直提防着山越叛民会不会趁着自己扎营的时候前来袭击,但一直等到营帐扎完之后,营帐的周围都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这才让陆逊时刻提着的心放了下来。
  而同时,在经过了一夜的休整之后,大军的士气也是再一次的恢复了。
  陆逊知道,他必须趁着这股士气还在的时候尽快赶到山越叛民的营寨前,要是再次遇到和昨日一般的袭击,这好不容易起来的士气就会再次被消耗殆尽。
  一旦士气没了,那么这一场战斗可也就不好打了。
  当机立断之下,趁着天色朦胧之际,陆逊便是命令大军快步前行。
  也正是因为这个决定,一直行进到了山越叛民的营寨前,陆逊一行人才被发现。
  然而这个时候对于山越叛民来说,已经晚了。
  当吴才从手下之人口中得知官军兵临的时候,顿时便是慌了神,连忙命人去寻李巨,至于自己则是来到了营寨之上。
  望着距离不远处的大军,见此正是埋锅做饭之际,吴才的心也是不免放松了下来。
  既然是埋锅造饭,若是现在出寨偷袭,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只是他还想得到李巨的认可,毕竟他也怕对方会有所埋伏。
  然而等了许久,却依旧不见李巨前来,而奉命前去寻找的人也是前来复命,说是什么地方都没有见到李巨的踪影。
  吴才哪里会知道,他一心想要寻找的李巨,早就趁着昨晚的夜色,偷偷的跑了。
  既然找不到人,吴才的双手不由的扶在了营寨的木栏之上,望着不远处的大军,心中有了自己的决议。
  他就算再怎么没脑子,也还是知道一句话的。
  那就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望着身后的山越之民,吴才开口说道:“李先生不在那就不等了,现在官军就在外面埋锅造饭,此乃我等的机会,是生是死全看这一击!”
  “田茂,你率领一队人,趁着这次机会,出寨给我冲杀一番!”
  “等对方大乱的时候,我会率领其他之人,一拥而上,彻底剿灭这支官军!”
  听闻了吴才的话语,田茂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开口回应道:“放心吧首领,我一定会提着那狗官的人头回来的!”
  话语说完,田茂便是转身离去。
  片刻的功夫,山越叛民所在营寨的大门便是缓缓的打开,田茂手握着一柄铁锤挥舞着便是冲了出来,其身后还跟着不少的山越叛军。
  望着不断冲击而来的山越叛民,正在埋锅造饭的大军顿时便是慌了神,扔下手中的工具,便是转身而逃,其模样简直是狼狈之极。
  待在营寨上的山越之民见到此景,不由的纷纷叫好起来,就连吴才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与此同时,吴才也是想到了昨日李巨所说的话语,心里不免恨恨的说道:“什么嘛,就这幅样子,昨天果然不应该听那家伙的话,仗着自己有些计谋就指手画脚的,真当以为自己很厉害了啊!”
  “要是不听那个家伙的话,说不得昨天就已经击败对方了,哪还等得到现在!”
  “找不到那家伙就找不到吧,正好省得他再冒出来指手画脚,早就看不过他那一副样子了!”
  而冲杀出来的田茂眼见着大军落荒而逃,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挥舞着手中的铁锤,口中大喝道:“官军都逃了,还不赶紧追上去啊,让他们看看我们山越之民的厉害!”
  话语落下,一直跟随在其后的山越叛民也是纷纷嚎叫了起来,在他们的眼中,眼前的这群官军根本就不足为虑。
  然而,不管是吴才还是田茂,他们都被大军落荒而逃的景象所迷惑了,根本就没有发现大军的人数有所不对。
  ……
  另一边的丛林里,蒋钦望着大军逃跑的身影以及越来越近的山越叛民,眉头不由的紧皱了起来。
  “家主,我们该上了吧!”
  陆逊听闻了耳边传来的话语,双眼紧眯着盯着山越叛民冲杀的身影,点了点头。
  “传令下去,都让大家准备起来吧,等到山越叛民跑进丛林之中,立刻就冲杀上去,绝对不能放走任何一人!”
  “诺!”
  原来,这一切都不过是陆逊所作出来的假象。
  埋锅造饭就是为了让山越叛民自以为有机会,从而自己跑出营寨出来,而大家落荒而逃的假象,便是为了诱敌深入。
  只是可惜的是,山越叛民此次的冲杀并不是倾巢而出,不然的话,这场战斗怕是到了此刻就将结束了。
  然而他不能再继续等了,要是再继续等下去,山越叛民就快要追上自己所设下的诱饵了。
  当田茂率领着山越之民冲入丛林的时候,营寨之上的吴才也是有些蠢蠢欲动。
  然而就在他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变故却是出现了。
  陆逊眼见着田茂等人已经进入了自己设下的埋伏圈,眼睛一亮,快速的拔出腰间的双剑,便是从趴着的地面上跳了起来,径直冲向了田茂等人。
  “杀!”
  随着陆逊话语的响起,埋伏着的众人也是纷纷显露出了身形,跟随在了陆逊的身后,冲杀了上去。
  而原本一直逃跑的大军也是同一时间转过了身,向着田茂等人逼去。
  他们可是早就已经受够了田茂等人的追袭。
  当喊杀之声响起的时候,田茂便是心中猛然一惊,原本脸上显露出来的冷意也是变成了惶恐不安。
  就连站在营寨之上的吴才也是吓了一跳。
  望着突然冲出来的大军,吴才慌忙传令道:“快,赶紧关闭寨门,千万不要让官军趁此机会冲进来!”
  “可是吴首领,田统领还在寨门之外啊!”
  然而此时的吴才哪里还管得上田茂了,直接瞪视了一眼出言之人,咆哮道:“混蛋啊,我说了赶紧给我关闭寨门,现在哪里还能顾得了他了!”
  “要是让官军冲进来,到时候死的可就是我们了!”
  听闻了吴才的话语,山越之民也是打了个冷颤,连忙应答了一声,便是慌慌张张的跑了下去,将原本还未关上的寨门关了起来。
  陆逊在向着田茂等人冲杀的时候,也是一直关注着山越之民的营寨,见此毫不犹豫的便是关上了寨门,心里也是不由的感到失望。
  然而这种情绪紧紧只是转瞬而过。
  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都放置在了消灭这群跑出来的山越叛民的身上。
  怎么样也不能让对方就此跑了!
  而原本一直逃跑的大军也是同一时间转过了身,向着田茂等人逼去。
  他们可是早就已经受够了田茂等人的追袭。
  当喊杀之声响起的时候,田茂便是心中猛然一惊,原本脸上显露出来的冷意也是变成了惶恐不安。
  就连站在营寨之上的吴才也是吓了一跳。
  望着突然冲出来的大军,吴才慌忙传令道:“快,赶紧关闭寨门,千万不要让官军趁此机会冲进来!”
  “可是吴首领,田统领还在寨门之外啊!”
  然而此时的吴才哪里还管得上田茂了,直接瞪视了一眼出言之人,咆哮道:“混蛋啊,我说了赶紧给我关闭寨门,现在哪里还能顾得了他了!”
  “要是让官军冲进来,到时候死的可就是我们了!”
  听闻了吴才的话语,山越之民也是打了个冷颤,连忙应答了一声,便是慌慌张张的跑了下去,将原本还未关上的寨门关了起来。
  陆逊在向着田茂等人冲杀的时候,也是一直关注着山越之民的营寨,见此毫不犹豫的便是关上了寨门,心里也是不由的感到失望。
  然而这种情绪紧紧只是转瞬而过。
  他现在的注意力全都放置在了消灭这群跑出来的山越叛民的身上。
  怎么样也不能让对方就此跑了!
  怎么样也不能让对方就此跑了!